雾瓷

喜欢的已是沉溺,路过的不过感慨。

血色糖果【cp:团酷】

流星街的沉寂隐藏着浮夸。少年对此的不屑与挣扎塑造了他们绝情刚毅而又患得患失的性格。
“既然已经厌倦了,那么,走出去。” 简简单单的念头。
这一年,是库洛洛第一次来到窟卢塔族土地。他有幸享有一段贯彻着温暖与欢乐的日子,一段闪烁着阳光,弥足珍贵的日子。

自从来到这片静谧安详的土地,库洛洛倒有了些习惯。
他习惯于每日去扣那扇洋溢着春意的门,并一脸宠溺地看着门后出现的酷拉皮卡不雅地揉揉眼睛,打个哈欠。他习惯于将微笑献给这个孩子。
酷拉皮卡望向来客,湛蓝的眼睛因刚起床而蒙上一层朦胧,他又立刻低下头懊丧自己的失礼,低低地唤一声:“库洛洛……哥哥。”库洛洛轻轻地玩弄着孩子因为睡相不佳而翘起的呆毛,顺势压下,修长白皙的手指慢慢穿梭在柔顺的发丝之间,为孩子整理发型。
“酷拉皮卡今天又睡懒觉,小心阿姨不给糖吃。”竭力严肃却无法掩盖笑意。
酷拉皮卡仰起头,原本的睡意朦胧被狡黠替代,白嫩的小手从口袋中扒拉出一块糖果,塞进库洛洛手中,嘴角带着讨好的微笑。
库洛洛将糖塞入口袋,指尖传递孩子温暖的体温。这算是贿赂吗?酷拉皮卡的稚气与纯真让他不禁想逗弄一番。
他故作犹豫,并不表态,只是似笑非笑地望着孩子,有意无意地瞟一眼那依旧鼓鼓囊囊的口袋。
酷拉皮卡有一丝紧张,小手颤抖着攥着衣角,眼神中带着试探和疑惑。
两人僵持片刻,酷拉皮卡的小脸便垮了,可怜兮兮地瞅着库洛洛。
“库洛洛哥哥,拜托了,别告诉妈妈,明天我一定早早起床。”孩子毫不做作祈求和撒娇总会让库洛洛心软,虽说原本也不过是想逗弄罢了。
“酷拉皮卡已经吃过早饭了吧?”温柔的嗓音表示孩子已经得到了赖床许可证。
“已经吃好了,一起去族长爷爷那里看书吧。”刹那间孩子笑逐颜开,拉着库洛洛的手向书屋奔去。
他们每天都有不同的活动,嬉戏于村庄的各地各处。几乎全村人都知道有一个外面世界来的文雅少年是酷拉皮卡的朋友,两个同样俊秀的孩子玩耍的情形无疑是一幅养眼的风景。
酷拉皮卡总会在休憩时问起外面的人,外面的事。
库洛洛慵懒地敷衍,以还可以……差不多……等模糊暧昧的词带过。眼中有怜惜,有苦痛。怎么可以告诉你外面世界的罪恶呢?这是对酷拉皮卡的第一次欺瞒。欺骗孩子的感觉和欺骗他人的感觉不同,这样的解释也许足以化解欺骗时的苦涩与心痛。

后来,流星街的人带走了库洛洛。
酷拉皮卡怯怯地放开了那只略显冰冷的手,夏季,第一次,炎热得让人无法承受。
眼泪的味道涩涩的。
来年春天,库洛洛哥哥还会回来吧,就像他第一次来村庄一般,悄悄得,谁也不惊扰,来到自家门前。他总是这样想。
刻意忽视库洛洛眼中的绝望与认命。
谁都不知道,从那时起酷拉皮卡总会在身上藏一包糖果,那是一包将在明年春天过期的糖果。来接库洛洛哥哥的叔叔好像很凶,哥哥会哭吗?嗯,吃了糖就不会哭了吧……傻傻的孩子,会对着月色,傻傻地想。
然而,回来的再也不是库洛洛哥哥……
然而,回来的不只是库洛洛……
然而,一滴血染红了皓月,染红了那包已经过期的糖果。
EN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