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瓷

喜欢的已是沉溺,路过的不过感慨。

南柯一梦【cp:奇酷】

贪婪之岛就这样结束了呢……
快要回到我和你走失的那个岔口,不知道我要多努力,才能拥你入怀。
上:
看着小杰随着金的故友愈走愈远,奇犽泛起淡淡的微笑,那个孩子,一直很幸福。
”如释重负呐……”
人忙碌的时候很容易把心事暂时掩埋,经过层层叠叠,埋在心灵的角落。是有多久不去思念他?苦笑着难以释怀。
你怎么可以不辞而别?
慵懒地躺在柔软的绿茵地上,心中却是一阵一阵的疼痛。
我一直假装对你毫不在乎,慢慢的几乎可以骗过自己。
殊不知,死死压抑的情感爆发时会如此强烈。
该死的……酷拉……皮卡。
我的……亲爱的……小酷。
昏昏欲睡,麻痹了身体,或许就可以忘记那道深深刻入心中的伤痕。
很想看看你的过去,究竟是什么让你念念不舍。
青涩的爱恋,让人不禁怜悯。
想知道他的过去吗?赐你南柯一梦。
———————————————
奇犽是在一座小木屋的床上醒来的,通过短暂的观察可以确定自己已经离开了贪婪之岛。
门打开了,一个黑发少年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碗水。“咦?人呢?怎么不见了?”他有些不安,快步行至床前。
“呃。”锐利似剑的指甲抵住他的咽喉。
“啪!”木碗掉落在地,水光粼粼。
低沉充满杀气的男声传来,“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到这里?”
冷汗一滴一滴浮现孩子额前,他小心翼翼地呼吸着,声音微微颤抖,因为紧张,下意识将指甲掐入掌心,痛楚慢慢传递。“这里是窟卢塔族土地,我是半小时前在田地里发现你趴……”那人似乎不喜欢这个用词,指甲离咽喉的距离更近一分,只需轻轻一抖,便可见血。
“你躺着,就把你带回来了。”
“可以把我放了吗?”
“嗯。”奇犽略有些恍惚地抽回手,后退几步,在一把木凳上坐下。事实上,自从他听到“窟卢塔族土地”后,大脑便一片空白,说不出的复杂感情暗潮涌动。
对于这片土地可谓是爱恨交织,感谢它养育了酷拉皮卡,仇恨它囚禁着酷拉皮卡。现在自己踏足于这片土地,身边却无人相伴……呵,真是讽刺。
慢慢回神,空虚和迷茫渗入骨髓。
空洞的双眼漫不经心地扫视着屋内的情景,最后,停驻于那扇木门。
推开它,就可以出去。
推开它,就可以去找酷拉皮卡。
但却动弹不得,不管心中如何声嘶力竭,身体却不受控制,只能死死盯着木门。
好像在等待,等待故人。
木屋的门斑驳陆离,纹路细腻,回环往复,看得久了竟然有些淡淡的眩晕,奇犽皱着眉抚了抚额头。
所有经历过的事,没有一件可以逃离奇犽的控制。
但不包括这种空间瞬移的诡魅事件。
一旁的那个黑发孩子觑了他一眼,怯怯地张开嘴,动了几下又憋屈的闭了起来,苦着一张小脸,慢腾腾地朝门口蹭去。
“派罗?你在里面做什么?”
这个声音!
奇犽瞬间如遭雷击,幽蓝色冷峻璀璨的眸子里混杂着期待惊喜和不敢置信的光芒,竟然隐隐浑浊。
虽然好像有些黏黏糊糊的气音,但这样清郁沉静的声线……
酷拉皮卡,是你么?奇犽的指尖深深陷进掌心,生生的疼。
木门哗啦一声被推开,清瘦幼小的身影逆着阳光,纤细的手掌扶住门框,一小撮比阳光还要耀眼的顺滑金发凌乱的挡在眼前,似乎是颇有些羞窘的拨开头发,那个孩子抬起头来好奇的望着奇犽。
入目是一片纯澈洁净的白,那孩子的肤色还不像几年后那样透缈如雾,仍然有着浅浅绯色映在脸颊上。大大的眼睛里波光水色,像是有一尾尾金鱼在那清澈的一泓里穿梭,又像是剪碎了日出时遥远天际的缕缕檀紫晨曦,永远有微芒流离,是奇犽从未见过的明亮盈盈,瞳孔中眸彩浓郁,墨黑眼睫一眨,就泛起星星点点的涟漪。鼻梁俏挺,若隐若现将来的修长形状。唇瓣粉嫩,比不得印象中的媚色婉约,却是稚气的可爱。下颌圆润,曲线还不明显,婴儿肥都嘟在下巴上,很漂亮。
金发被风撩起,连同着身上窟卢塔族传统服饰的衣摆也飘起来,云纹精致,刺绣辉煌。
他不是印象中的酷拉皮卡,虽然他有酷拉皮卡的轮廓。
那个孩子站在门口,身后是阳光,身前是灰暗,抬起头来好奇的看着他,问一句:”怎么了?“
直到这时,奇犽才肯定,这孩子就是酷拉皮卡。
因为,只有他。
只有他,只有酷拉皮卡,无论站在哪里,身边总是一片空白。
迷蒙虚无。
下:
奇犽不禁有几分哽咽,久别重逢的欣喜让人难以自制。
多少次,酷拉皮卡留给自己的都是落寞孤独,会令人鼻尖酸楚的背影。
“小酷,这人是我刚刚在田地里发现的,他……”派罗小声说明着情况。 “好像不怎么友好。”接收到奇犽投来的威胁目光,派罗打了个哆嗦。
“你叫什么名字?我是酷拉皮卡”
不知道为什么,酷拉皮卡并不反感面前的人。甚至,对他有莫名的熟悉与好感。也许是因为他望向自己真挚深情的目光,如沐春风。
思及此,酷拉皮卡不禁微微一笑,真是想多了。
“奇犽。”和简短的回答并不相称的略微激动的语气,细碎的日光散落在奇犽银白发丝之间。
“呐,奇犽怎么会在这里呢?”单纯的疑惑,仅仅出自对朋友的关心。
“我……也不知道。”
“这样啊。”酷拉皮卡若有所思。
妈妈常说,不要和外面的人打交道。
连一直支持自己出去的派罗面对奇犽也是一脸戒备。
可为什么,我却着了迷一般。
“奇犽,一起去森林吧,讲讲外面的事吧。”
“好。”
————————————————
这是奇犽第一次认真观赏这片土地的靓丽风景。目光所及之处遍布青翠。联想到多年后的惨败废墟,奇犽眼中冷光乍现。
“奇犽,想去我和派罗的秘密基地吗?”酷拉皮卡睫毛弯弯。
“小酷,这样不太好吧,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派罗急切地阻止。面对这个人,他总会忍不住地颤栗恐惧。
奇犽对小酷的情感,是对自身的救赎还是来自黑暗深渊的祝福,不得而知。
酷拉皮卡微微皱眉,片刻后,却更为坚定:“不,我觉得奇犽是好人,我喜欢和他在一起。”明亮透彻的眸子,说着一生的誓言,“如果可以,以后也要在一起。”
震撼,占据了奇犽的心。
面前人与多年后的身影重叠,同样让人沉醉的眸子,同样的话语。
“我喜欢奇犽,说不出的喜欢。”
隐隐的命中注定。
“我也喜欢你呢。”
奇犽满足地笑着,却流出了泪水,有预感,我们的幸福是艳花临镜,也许,夕阳接近地平线之时,就要回去了。
现在,瞟一眼尚且蔚蓝的天空,呵,今朝有酒今朝醉。
“奇犽,快点呐。”酷拉皮卡在前方招手,笑容张扬。
“我会赶上来的。”奇犽顿一顿,道“小酷。”
最后两个字缠绵于唇齿之间,柔软了心灵。
————————————————
绯红色的天空,苍穹浩渺。
恬淡,宁静,不愧一句——风景如画。
他在这里开始的南柯一梦,现在也将结束,这是一段名为遗憾的旅途,却充斥着希望。
面前酷拉皮卡的面容愈发模糊。
回去了。
“小杰,走吧,去找酷拉皮卡。”
当你无法再拥有,那么请不要忘记。
怅然回首过去,然后,紧跟上他的脚步。
EN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