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瓷

喜欢的已是沉溺,路过的不过感慨。

如画

这里是如画。
是坐落在边塞的一座小镇——如画。
纵使方圆几十里外皆是荒漠茫茫,但小镇内却是盎然生机,清络翠蔓。那一片绿,在漫天黄土间,美如画,寂如囚。
没有相似的存在,孤立的个体注定是寂寞难耐的。
每有军队征途此地,村民们必然殷勤献上村内珍奇,不仅仅是为了确保平安,更多为了显现自己对朝廷的一片忠心,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是存在一个被需要的世界啊,苏回摆弄着手中的药剂,弯弯嘴角。每次苏回和师傅都会把上好的药材交给将军,毕竟是惜命的人,有军队的保卫,大概能活得就一些吧。
有时候真希望没有相似者,没有打扰,每天看看这门前花开花落,倒别有一番风情。
“阿回,清明那天我要前去拜祭父母,医馆拜托你了。"苏离在馆内郎声唤道。
苏离是如画唯一的医师,眉目清秀,嫣然一笑间流连媚影,被镇里几个混混一度捧为仙人。而苏回是他在一个雨夜捡到的,便留在身边学习医术。
闲聊时两人也探讨过苏回的身世。“那天是清明,我去给父母扫墓,便在山沟里看见了你,我见你虽然面貌不扬但眼神澄澈,好似是新生的婴孩,便心软收下了你。原本打算等你醒了就送你走,谁知道你个笨蛋居然真和孩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医者仁心,只能把你收在身边。”
“真是烦劳师傅了,幸好那天是清明,否则就师傅你死都不肯走出镇子的性格,我估计早就成肥料了。”
“死阿回,你难道不知道外面很乱吗?身体发肤皆受之父母,自然不可怠慢。”
“我也是个怕死的人啊,师傅你总指使我去采药……真是狠心。”
“你的命是我救的,名字是我取的,自然你就是属于我的,你唯一的牵挂只有我,做点事不过是锻炼罢了,谈何危及性命?”
“那你刚刚还说……”
“嗯哼?”
“……师傅我先去烧饭。”
师傅瞪眼时就像猫一样,很可爱。
“笨蛋,小心点,离火远点。”
是的,苏回怕火,一丈的距离内的火势温度,都会使他脸色苍白,浑身发抖。
“是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害怕吧,习惯了呢。”
清明雨落断肠声,几吟愁绪几叹别。陌上花开花败,不再流连的人永远不会注意。
苏离撑着翠伞,站在父母坟前,一身素衣缀着几点蓝蝶嬉舞。烟雨迷蒙间难以看清他的面容,却见那几只蓝蝶恍若微动缠绵,翩然欲飞。
几缕青烟从伞下袅袅升起,被雨丝不断阻隔打断。
苏离索性不再搭理那一盆尚在燃烧的冥票,转身欲走。
“苏离……救我……”几声微不可闻的呻吟从身旁的溪沟中响起,还伴有水声扑腾。
明明是那么虚弱的声音,却轻易穿透了雨层,不偏不倚地钻入耳中。
“为何?”
“医者仁心……咳咳。”那人很明显被水呛到,吃力地回答,苏离却毫不在意般挑挑眉,悠悠转身瞟一眼河中的男子,冷冷一笑:“呵,你怎么能信我哄那傻小子的话呢?还是你以为,你值得我做医者对你仁心?”
雨丝巧妙地透过伞缝空隙,一点点飘落于苏离发间,似墨染。
水面刹那间死寂,白发齐腰的男子眉目间点滴温柔,一双含情目透出几分慵懒温情,青袍松松垮垮穿戴在身,手持一管玉萧,流光溢彩。
他虽是从溪水间浮起至半空,却是滴水未沾,缓步踱上前。笑道:“小离,近来可好?”
“劳烦药神大人解开定身术,苏离自然安好。”
“小离还是如此有趣呢,”低低的笑声绵柔酥骨,“那味药呢?”
苏离将伞一收,丢在那人脚下,“大人若是使药问话,恕苏离不敢奉陪,告辞。”
翠色的伞面渐渐转化为妖艳瑰蓝,又在雨中腐化散乱。
依旧是朦胧雨色,身后的人低声说着什么?只见慢慢湿透的衣衫。
苏离缓步踏在小径上,明知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但想到苏回在家中着急等待的样子却忍不住放慢了脚步,“小啊回虽然只有眼睛能看,但比白毛怪可爱多了。”腹语着忍不住勾起嘴角。
像小狗一样的孩子。
如画也不过是个小镇,纵使苏离故意放缓速度,不一会也站在自家门口了。
刚推开自家竹门栅栏,便有一股艾草的清香迎面浮动,空气似乎都染上莹莹绿意。
“师傅,你回来了!”苏回正在锅中熬着艾草粥,听见院外窸窣声响,兴奋地从窗户内探出脑袋,朝苏离挥手,“师傅外面下着雨呢,你快进来,喝粥暖暖身。”却不防被屋檐上的水珠砸个正着,略微塌陷的鼻梁上挂着颗雨珠,又很快的坠落。
约莫是在厨房做事的缘故,苏回的头发软软蒙着层细汗,额头、脸颊上还带着几点艾丝,左手却怪异地放在身后,发黄的肤色在左手臂上却显得惨淡发白。
“阿回你……又被火灼伤了?”
“啊,哈哈,没事……没事啦。”苏回撇撇嘴,眼神飘忽不定,时不时瞄几眼有些怒意的苏离,下意识将左手往身后又藏了藏。虽然不安却有丝窃喜:师傅又关心我了呢,说不定,师傅是喜欢我的呢,噗……
自己都能察觉的愚蠢。
苏离顾不得换下已经湿透的衣物,任其湿淋淋地与肌肤相贴,急切地将苏回的左手浸入水中“笨蛋,小心点啊。”他从怀中掏出一瓶膏药,细细涂抹。
“你不是最惜命的吗,怎么今天这么不小心?”苏离将苏回左手的伤口包扎妥贴,满意地抿抿嘴,抬头嗔道,几缕青丝垂落,割断视线中星星点点的疼惜。
苏回沉默着别过头,他害怕和那双眼睛对视,如果,那都是假的呢?
如果师傅对我的好是假的。
那我有什么资格喜欢你。
“阿回,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苏离有些无奈地看着苏回,正色道:“养大了就嫌弃我了?”说着,自己笑了。
他的阿回这么乖,不会讨厌任何人呢。
“师傅……吃粥吧。”略显沙哑地嗓音还带着点哭腔,苏回挣脱苏离的手,走至锅灶前,一勺一勺将艾草粥盛出,手微微颤抖。
苏离攥紧刚刚被抽离的手掌,有些茫然,“阿回你……”算了,还有更重要的事,“把粥送到我房间里来吧。”他慢慢向卧房走去,该死的白毛,居然下那么重的毒。这……是警告还是提醒?
那个人……已经开始最后的修炼了吗?
眸光微暗,苏离克制住身体的颤抖,看来逃不过了呢,嗤。
门外传来脚步声,“师傅,喝粥。”
“阿回,不要在意别人的话。”
苏回惊愕地抬起头,师傅他……知道了吗?
“师傅是真的吗?”
“什么?”
师傅对我的关心……是真的吗?”
“笨蛋,当然……是假的。”入目,是苏离依旧柔情似水的眉目。
一片黑暗。
“回情,时间到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