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瓷

喜欢的已是沉溺,路过的不过感慨。

酷拉皮卡三十题2

旧时友人的躯体
又是一夜无梦,睁开眼睛,驱走黑暗。
酷拉皮卡懒懒地伸个懒腰,松开了手中的玩偶,粉嫩的等身大兔子。摇摇头,妮翁理直气壮要求自己抱着它睡觉的情景仿佛还在眼前。
“抱着的时候会很暖和哦,很幸福,就好像,拥抱着春日的阳光。”
噗,很少女的说法,这点充分体现老爷的宠溺是多么彻底,教育是多么失败。
酷拉皮卡无法理解为什么要让一个黑道少女有这样的心性,难道不是……越脏越好吗?
那样孩子气的狡黠,很像过去的挚友。
不过,已经不在了,已经被血染红了。
友人残破的身躯在那个夜晚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温热,就像自己心脏的核心一般,冰冷。
酷拉皮卡的目光投至耷拉着耳朵的玩偶,很像对不对,无害而且无力。
走至窗边,深深呼吸新鲜空气,感受心脏一下又一下地跳动,这具躯体还活着,他告诉自己,纵使血液浑浊,带着疲惫。
离开房间,如同齿轮一般,周密而紧致地操纵自己的躯体。
他当然不会看到,在他离开房间后,那个似乎只擅长占卜和玩乐的粉衣少女轻手轻脚进入。少女微笑着拉开玩偶的拉链,将一截断骨塞入。
“嘻,酷拉皮卡会开心的吧,这可是他想念已久的友人的躯体呢~”
屋外,阳光明媚。
酷拉皮卡永远不会知道,妮翁买的玩偶,一开始都是纯白。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