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瓷

喜欢的已是沉溺,路过的不过感慨。

转角绑架

转过街角,你永远不知道等待你的是惊喜还是惊吓。
上一次过街角,似乎是被库洛洛死缠着差点致死,这一次……
好了别总是胡思乱想,你现在坐在车里。是啊,一辆不知道会去哪里的车。
酷拉皮卡难耐地挪动着身体,该死的捆这么紧。被麻绳磨蹭的手腕似乎已经破皮,啊啊,不算太疼,他安慰自己。
“酷拉皮卡先生,请您不要乱动,您是挣不开我们特意打造的绳索的。”是特意压低的男声,说实话酷拉皮卡觉得有些熟悉。
有可能是身边的内鬼么……该死的,最近混的鱼龙混杂,警惕心再怎么坚持也会累啊,蔚蓝色的眸子浮现懊丧的神情。嘴里被塞入的似乎是一块布,勉强而并不娴熟地堵住唇舌。也许……酷拉皮卡的眼睛渐渐变为绯红,静心使用念,锁链灵巧地将布块取出。
被随意丢弃的布块微微打开,露出图案。
微微起身的酷拉皮卡在看到这一幕时瞳孔收缩,神经愈发紧绷。这个富奸狗的图案,在小杰他们挑战天空之城的录像中出现过……而且,似乎是个解说员所佩戴的头套。
难道说,绑架自己的是天空之城的人?西索吗……熟悉的也不过这么一人。
如果告诉他库洛洛以打一架为代价让西索绑架自己,酷拉皮卡不会怀疑事情的真伪性,那就是这样一个疯子,前提是伊路米不知道。
不,也不能这么武断地判断,也可能是其他人,富奸狗不过是个障眼法,或者无心之举。
这几年下来,是愈发冷静了,早就不是那个因为看见蜘蛛就会暴走的热血少年了,有了更多的顾虑和背负,不知道是好是坏。
该死的,居然直接用手中的雨伞打晕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变态。
酷拉皮卡金黄色的发丝被汗水沾湿,黏答答地搭在勃颈上。他望着那只狗,愈发地烦躁,讨厌未知,讨厌不受控制的发展。
还有那个狗略贱的表情。
距离自己被打晕带上车到醒来不过20分钟,他瞟一眼车上的闹钟。
从被绑架的地点算起,以这辆车发出的噪音判断速度,大约向西30分钟是雷欧利家附近,向东北25分钟是小杰和金先生,向西北35分钟是奇犽的别墅。
也许,可以趁那些时机脱困。
酷拉皮卡在脑内飞快地计算,同时费力地企图起身。虽然绳索捆绑的很紧,但奇怪的只捆了手脚,这并不像黑道上的做法,至少会把眼睛蒙上。
除非……除非自己必须死,那么也不用介意知道什么了。
啧,好心塞的分析。
又过去了5分钟,这个车速下跳车并不现实。该死,如果他们向东北方向走,自己已经失去了求助的机会。
怎么可以坐以待毙?
酷拉皮卡再一次具现化锁链,试图将绳子割断。奇怪的是绳子在感受到锁链时立刻变得柔软 黏糊,愈发紧实地束缚四肢,甚至,有可能将锁链缠绕困住。
这种触感有点熟悉,本能的觉得恶心。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酷拉皮卡的表情愈发凝重。
驾驶员在此过程中一直沉默不语,似乎不管酷拉皮卡怎么折腾他也不甚在意,只要酷拉皮卡还不具备攻击力。
半倚在车门上,酷拉皮卡几乎绝望,车窗被黑布严严实实地遮盖,没有任何可以判断方位的标志。时间过去10分钟左右,看来是没有逃生的希望了。
看来是要栽在这里了,他懒得扯出一抹苦笑,从现在的形式判断,与其不断挣扎逃跑,还不如保存体力,说不定可以在死前戳瞎他们的眼睛。
轻轻叹口气,这样想来心中还轻松不少,认命的快感和愉快。
车在转过街角,终于停下。酷拉皮卡的手心微微渗出汗滴, 心跳声猖狂地宣告着存在,一下,一下,不断锤击着耳膜。真是烦呐,人的心跳真是烦呐。车门打开,一个身材纤细的黑衣人平静地注视着酷拉皮卡,很容易被忽视的,是他看见酷拉皮卡苍白面颊时的担忧。
“你们……想干什么?”酷拉皮卡的声音颤抖着,他竭力营造出一副柔弱不堪的假象,声音有意识地变软变细,扮女人的技艺还没有生疏。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黑衣人并没有把酷拉皮卡带出车内的打算,不仅面无表情,且声音的升降调也基本保持不变。
“我不知道。”
“唉,果然呢。算了。”黑衣人的声音有几丝挫败,他随意地扯下黑色大衣,摘掉黑色头套,无奈的露出笑容。“酷拉皮卡,你真的是把自己卖给诺斯拉家族了。”银白的发色,深紫的猫眼,刚刚刻意变化的声音也恢复了原本的音色。
酷拉皮卡发誓如果不是被绑着,那么,一定要掐死车门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三人。
奇犽,雷欧力,小杰。
“开车的是你吧,雷欧力,穿的和一个变态一样。”
反驳:“明明是很帅气的装备!”
“抢我雨伞打晕我的是小杰吧,力气还不够,我过了一会就醒来了。”
反驳:“要是酷拉皮卡被打傻了怎么办!我很注意力道的!”
“奇犽你……嗯?”
“所有主意都是都是这小子出的!”雷叔专业卖队友。
“大叔,一边去。小酷我帮你解开。”奇犽笑着爬进车内,半伏在酷拉皮卡身上解开绳索,因为被反绑着,几乎是将酷拉皮卡抱在怀中,深黑的色泽衬着白皙肌肤。那人身上的草莓气息慢慢飘转在二人之间。酷拉皮卡微红了双脸,似乎也感受到两人之间流淌着的暧昧气息,后座变得更加拥挤,奇犽带着调笑表情的脸近在咫尺,几乎能直观地捕捉到对方微热的吐息,酷拉皮卡白皙的皮肤上渗出一层薄薄的汗,双颊也许是因为车内温 度的升高微微泛出了诱惑的粉红,喉结时不时上下滚动着,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连带着胸膛也跟随不自然的喘息起伏。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伏在他身上,嘴角的笑意更深了点。酷拉皮卡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将声音勉强控制在冷清和怒气之间,“快点,别磨磨蹭蹭。”
奇犽微微垂头,深紫色直直地撞入酷拉皮卡的眸中,他在耳边呢喃:“小酷,你扮柔弱的时候,很适合。”
“够了你个混蛋就算你这样说我也不会原谅你设计绑架我这件事情。”
况且这根本不是什么好话!
“可是,小酷有没有觉得自己忘了什么呢?”
“嗯哼,你是说绳索是你问西索要来的这件事?”
小杰忍不住笑出声,一直坚持气死牛顿一百年的冲天黑发随着人的晃动起伏着,“酷拉皮卡,你不是说好搬到奇犽家同居吗?真的忘了?”
“……”
酷拉皮卡猛然想起上星期被那小子软磨硬泡求同居,最后因为实在太困而迷迷糊糊答应的事迹。脸色有点尴尬,说实话,这些天一直在帮老总处理事务,连做梦都快出现文件32倍速周转的场景,对自己的私事,实在是关注不够。这件事,的确是自己做的不对。“抱歉。”他揉揉被捆绑多时而产生红印的手腕,抱住还趴在自己身上的青年,“我,以后会注意的,还请,多多提醒。”
“如果再犯,”奇犽泄愤似的咬咬酷拉皮卡的耳垂,“一定会让你有一个终生难忘的惩罚。”
“好。”酷拉皮卡微微点头,闭上眼睛,感受着这一刻的温存,“但我还是觉得绑架这种事情太幼稚了,以后还是换一换吧。”
“嗯,以后用成人的惩罚方式。”
“……”有点不对劲的感觉。
雷欧力扶扶眼镜,感慨道:“这就是年轻人呐,一句对不起可以抛弃世界的年代。”镜片上亮光微闪,折射出午后那一束璀璨日光。
“诶,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去吃饭了吗?奇犽你快点解开绳子。饿死了。”
“小杰你真是不解风情,这顿饭,估计只能我们两个吃了,奇犽已经一星期没接近酷拉皮卡了。”雷欧力大力搭着小杰的肩膀,使他硬生生转头,走向屋内。”
“我也一星期多没见过酷拉皮卡了!”
“走啦走啦。”
顺手帮忙关上车门。
END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