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瓷

喜欢的已是沉溺,路过的不过感慨。

罂粟暗城【序】

0
当初三的泪水将校园冲洗干净,就会发现,修罗场在不断转移,你所踩下的每一步,都预示着失败,各种意义上的……失败。
夜的落寞从其色彩中便可窥知一二,无分深浅,无谓明暗,好似寂寞了,便无所谓沉沦和救赎。
很难寻得比其更容易改变心情的事物了。热衷于神秘的人类同样热衷于黑暗,这对无暇美妙的恋人。上次,我便看见过一个变态医生解剖少女的眼球,那瑰丽的色泽一点点被混浊的血水侵蚀,圆润光滑的球体慢慢支离破碎,散乱在幽绿色的福尔马林溶液中,连泪和水都无法辨识。我一直以为我可以通过密度差看出来的。
没有日光的庇佑,一切显得理所当然。
作为一只猫,好吧,有时候我可能不是猫,但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
言归正传,虽然我无法辨识凶手是不是某个文质彬彬的君子,但可以欣赏尸体于黑暗中倒下时的空洞之美,以及姗姗来迟的银辉打在血水上,意外的妖娆,甚至可以说是可爱呢。
请把你微蹙的眉舒展好吗,毕竟我不是一只有正义感的猫。亲爱的,别期盼我大喝一声,校长,手下留人,那是X市长的千金,他刚刚带走了你老婆。那样真的很蠢,我只会喵喵叫着不知名的音符不是吗。
第二天,人们会吃惊地奔走相告,一片混乱,仿佛尸体活过来似的(好吧,如果是诈尸就不止这么点混乱了)我会慢慢跃过那具尸体,投下一个轻蔑的眼神。
“看,不祥的……黑猫”
哦好吧,不祥的黑猫。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黑猫~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