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瓷

喜欢的已是沉溺,路过的不过感慨。

罂粟暗城【一】

1
第一章
KTV的候客厅中空荡荡的,柔和的橘黄色光线打下,一片一片的阴影被晃动的暖意吞噬又恢复,前台的服务员低垂着头摆玩着手上的水晶饰链,有时反射几道黯淡光线。
鹿弥生焦躁地翻看手机中的聊天记录,头侧歪地靠在座椅背上,右侧深黑色的麻花辫一晃一摆,白皙的皮肤衬着黑发愈显清秀,“怎么还不来,这人就这么爱磨蹭吗?该死的准时你妹夫。”她不满地敲击着屏幕,看数字终于从59变为了00。“这混……”
门被推开了,殷南脚步不疾不徐地迈入KTV,看见座椅上鹿弥生略有薄怒的神情时微微弯起,低头看看手表,笑着说:“刚刚好呢。”
鹿弥生挫败地低下头,一脸的无可救药,“大哥我们不是上课是出来唱歌你造吗?其他人最迟的十分钟前就到了你造吗?”
殷南笑笑,温和地顺毛,“知道了呢,下次我会早点来的。”
“哼,上次你也是这么对司恰说的。”
鹿弥生起身伸个懒腰,打着哈欠说:“走吧,再晚点就要被通缉了。”
“噗,通缉?”
“等会就知道了。”
两人站在包厢门外,苏洛暴躁的喧闹声很清晰从隔音门中传出,“你他妈快去看看那啥小鹿子是不是被殷南吃了!还不回来是想报失踪人口吗?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来早点到会死吗?!这TM的真把我们当朋友?!”
鹿弥生深吸一口气,冲殷南耸耸肩,“我说什么来着——英雄,去吧!”见死不救果然是一件愉悦的事情。
隔音门上繁复的花纹对于殷南来说无异于解开潘多拉魔盒的咒语,是开还是不开呢?路过的服务员帮忙做出了选择,“先生请您快点进去,里面的人已经吼了十多分钟了。”
“……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们营业了。”
门一打开,迎面而来的是《樱桃小丸子主题曲》的旋律,欢脱的声音配合着苏洛黑锅底的脸,场面略显喜感。鹿弥生一个没忍住,笑的欢快。
殷南抱歉地看着苏洛,见对方依旧是晚娘脸,只能小心翼翼地绕过“瘟神”,脚步少见的急促,“抱歉哈,大家,我来迟了。”
“没事没事,是我们来早了嘛。”顾纪年示意他赶紧坐下,修长的手指堵住了苏洛即将出口的恶语,笑容更显温暖,浅浅的酒窝在灯光下模糊不清。
百九站起身,配合着缓和场面,“阿洛好了,没什么的。”
“小洛洛别闹了,你要不让他以死谢罪?”叶屠依旧嘻嘻哈哈,开着玩笑。
“好主意~那么,你,罚酒还是唱歌。”苏洛目光炯炯,得意地勾起嘴角,小样,老子最讨厌学霸了,“英文歌曲哦~”末了还不忘补充一句。
“这……”殷南有些为难,眉头微皱,喝酒自己是不会的,到时候发起酒疯来谁也不好说,罢了,苏洛也并非恶意,同学三年,出次丑博大家一笑也好。“我…唱歌。”
童冽的眼睛一亮,兴奋道,“我提议《Let it go》,虽然这么美的高音只有我能做到~”
司恰转过头,对在角度戴着耳机听歌的男生道:“阿晨,你别一直闷着,来提议一下吧,这种好机会怎么可以错过!”
方晨撇撇嘴,貌似这次来KTV你也是用这个借口的吧,迷蒙好似刚睡醒一般盯着司恰纯黑的眼睛,有点幽怨委屈的神色。说起来自己怎么就一直闷着了?明明每个人唱歌都有点评的啊,真是讨厌,啊啊,有点不对劲,声带君似乎一直没有运动过呢,因为说话很累吗……唔,啊啊,重点错了QAQ,原来……
“你在想什么,嗯?”司恰扑过来,扯扯方晨的脸,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微乱的黑发似乎也兴奋地翘起弧度。“啧,这小脸啊~”
“大姐你够了,别扯脸啊,嘶——”司恰恶作剧般将脸又向外扯了扯,不料方晨猛地一把推开她,纤长的手指捂着嘴角,眼中有愤怒和恐慌,他深吸一口气,揉揉眼睛,勉强笑着拉起司恰,声音小的可以喂蚊子了,“对不起。”
有血从他的嘴角流下,虽不过一道略浅的血痕,却让袁拓真瞪大了眼,不自觉的咬指甲。
“弥生,司恰是把方晨打出血了吗?”像这样子不时的吵架打架,下次的活动不会办了吧,明明好不容易有勇气和大家一起玩…..浅色双唇瞬间下垂,散发出伤心失落的气场。
鹿弥生刚欲开口,林洛率先伸手揉了揉袁拓真柔软蓬松的头发,一甩刘海,“别怕,应该是那小子的嘴角本来有伤被扯裂开了。”又送上爽朗微笑一枚,“方晨不是小气的人,没事的。”
袁拓真感激地点点头,继而紧张地看着角落的事态发展,当他确定事情的确如林洛所说,才如释重负地放下被不断蹂躏的指甲。
“喂喂,你们讨论好没有?!再不定就唱童冽说的好了。”苏洛烦躁地打断司恰和方晨之间互相致歉,“小晨子你没死吧?唱歌唱歌。”
“那就《Let it go》吧。”方晨小心地用纸巾擦去嘴角的血迹,随口答道,将纸巾随意一扔,便又蹲回角落。
叶屠和童冽早已做好相应准备,笑嘻嘻地拿着小白旗,“殷南加油!殷南加油!”
“……”
殷南看着屏幕上慢慢出现的全英文歌词,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他吃力地跟着歌词,有时节奏稍快便跟不上了,漏字断句现象频发,调子什么的,估计已经被吧唧吧唧吃完了。
额头的冷汗越来越多,周围的窃笑声起哄声此起彼伏,殷南十分泄气,正当他打算投降时,一个灵动的女声在耳边响起,“少年,太差了~”
“额,你是……”殷南转过头却发现空无一人。
“噗,在看什么啊,好好唱歌。”女声再一次响起。
这个声音……似乎来自手中的麦克风?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