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瓷

喜欢的已是沉溺,路过的不过感慨。

罂粟暗城【三】

3
【p.m.3:50 暗夜星】
这是B校旁的一家小咖啡厅,黑色的大理石地面光滑洁净,在暖暖灯光的照耀下慢慢泛出久违的亮丽,店家勤快地打扫着每一处死角,和头顶茶色玻璃所制的天花板一般澄澈。
薄软的纱质窗帘上缀满精致繁复的织线花纹,将阳光半遮半掩,店里的光线调整的恰到好处,跳动的光线再由玻璃折射,就像置身于群星绚烂之间。
几只水晶八音盒由花篮吊着,分散在不同角度,若有心人仔细观察,会发现是北斗七星的造型。它们懒懒地传递来自群星的絮语,曼妙的钢琴曲,混合着小提琴的灵动。
桌椅一贯是欧式风情,白色能反射任何色泽,斑驳迷离。
墙上挂着不少漫画,以《Hunter x Hunter》的同人作品为主,画风清新成熟,每张画的角落都有一只富奸狗的肖像,倒也不甚违和。
画作的主人正趴在柜台上,半长的黑发大多与柜台亲密接触,咖啡色连帽外套略显宽松,可以隐约看见拉链内的纯白衬衫,随着少年的呼吸略微起伏。少年好像假寐的双目安静地扫视着店内的每个人,奇怪的是,每当视线路遇半透明的灰色店门时总有意无意地停顿一瞬,似乎在期待什么人的进入。
当然,说不定是希望某个难缠的无理顾客尽快离开。
对于韩嘉琪来说这两者正处于进行时。
真是受够了坐在角落的那位顾客,“作死,他已经盯着斜对面女士的大腿半小时了,就这么饥渴吗?!” 韩嘉琪口中低声咒骂着,却也无法可想,只能转个身继续趴着,眼不见心不烦。
这样的低气压一直萦绕在小老板的身边,来结账的客人都表现出会心的笑容,青春期的孩子啊,果然耐不住看店这种枯燥的事情,于是不自觉地便会给点小费,更有大胆的女生红着脸宽慰几句。
有时候误会的产生就是如此妙不可言。
叶蓁带着两个女生冲进店门时,两名高三生正在柜台结账,统一的水手服打扮,蓝白相间的短裙下露出修长白皙的美腿,其中一位梳双马尾,斜刘海的清纯系学姐还用白嫩的小手抚摸韩嘉琪的头发。
叶蓁还没能消化完眼前的一幕,口袋中的手机便提示您有一条新消息。喵的如果是阿棋来炫耀我一定咬死他,暗自磨了磨牙齿。
嘤,求抚摸,求顺毛,姐姐你看阿棋那家伙放着低气压有什么好的,快看我。 By苏饼
看着苏饼发过来的信息,叶蓁表示心好累。
卧槽你怎么知道的。 By叶蓁
这条消息还不如炫耀呢,苏饼那家伙一定又在想什么不正常的事情了,叶蓁快速地回复,顺便用眼刀狠狠戳向苏饼。
好了别闹了,你们挡着路了。 By顾瑾屿
苏饼和叶蓁有些懵懂地将视线离开手 机页面,入目便是刚刚在柜台结账的两名高三生。
“哈哈,那啥,你们走吧,走吧,真是抱歉。”两人干笑着移至一边,目送学姐离开。
叶蓁忽然将目光瞟向坐在角落的男人,狭长的眼睛闪烁着微光,低声道:“我怎么觉得那个大叔一直看着学姐呢?啧啧,有点hentai的视线怎么也忽视不了。”
“啊啊,你说什么?”苏饼依旧面部表情缺乏。
喵的你就不能用合适的表情搭配你的语气吗?这个世界真是太美了,甜美系面瘫简直是……叶蓁转过头,做出一个卧槽的表情。我会表情我自豪。
韩嘉琪懒懒地起身,歪着头似笑非笑,对于叶蓁的没心没肺他已经看了三年,表示完全hold住。将菜单递给看起来最靠谱的顾瑾屿,道:“看起来他们还能闹一会,在被赶出去之前先点些吃的吧。”
“那就不客气了。”顾瑾屿有些害羞地笑笑,熟稔地点了几份冰沙,坐在老位子上等待。“你们两个…..别闹了,赶紧坐下。”
叶蓁毫不客气地坐下,抄起勺子便大开杀戒:“冰沙冰沙,夏季的必备法宝!”
“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顾瑾屿无视叶蓁的吃相,微红着脸,认真盯着韩嘉琪。
“瑾屿还是那么容易害羞啊,叶蓁你慢点吃,给她们留点。”韩嘉琪故作轻松道。
“唔唔,瑾屿你耳朵红了,阿棋姑姑的冰沙,嗯,很好吃。”叶蓁闻言停下不断运动的嘴巴舔舔沾有些许芒果冰沙的嘴唇,回应道。
苏饼面对草莓和西瓜冰沙表示难以抉择,索性一边一勺。
“韩嘉琪,到底发生了什么。”顾瑾屿的语气依旧温柔,但微红的眼眶成功勾起了韩嘉琪的负罪感。
“好吧,好吧,真是没办法……”韩嘉琪的语气柔和些,磕磕绊绊地将整件事轻声说明。“说实话,我不觉得这是真的,但……那女生哭的,啧。”顺手给顾瑾屿递一张纸巾。
叶蓁咬着勺子,表情依旧欢脱,有些不以为然的意味,“我觉得是假的吧,你说,这么灵异的事情……”
顾瑾屿低垂着眉眼,手轻轻敲打着桌面,“不管是真是假,我认为,这不应该是我们参与的。”
韩嘉琪无奈地摊摊手,想着那热血的三人已经赶过去就有些心凉。他状似不经意地略微侧身,目光偏向角落,那个男人…..似乎一直在看着这边。虽然视线没有正对着,可难以摆脱的监视感让他浑身不舒服。“可能是恶作剧?”
苏饼的眼睛有些发亮,兴奋地提高嗓门:“我觉得和动漫里的好像,唔,回去找度娘!说不定是真的,还有附加奖励!”
三人皆用“你想太多了”的眼神望向她。
双马尾无辜地耷拉下来。
“呵,小妹妹的想法很可爱。”坐在角落里的青年低声地笑笑,纤细的手指 优雅地持起咖啡,微抿一口,全身被包裹于黑暗之中,细碎的光影泼洒在身上,勉强可以看出形体。
苏饼冷静地将冰沙放入口中,含糊不清道:“那个大叔,也真奇怪,出来喝咖啡还穿白大褂,又不是coser。”
“噗,”青年不在意地笑笑,全身陷入柔软的座椅之中,就好像,回归了黑暗一般,“我的职业是医生,穿白大褂,也算是职业病了。”语调柔和,就好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甚至有愉悦的意味。笑容温和,但却给人芒刺在背的冷感。
“我总觉得那人不正常,”叶蓁压低声音,“哪个正常人会在咖啡厅的桌子放一瓶可乐?”
韩嘉琪耸耸肩,“你们来之前他一直盯着别人的大腿,典型的欲求不满。”
“可乐…..在空间里好像看到过。”苏饼放下勺子,手指无意识地缠绕着尾毛,眼睛死死盯着男人桌上的可乐,“有点想不起来,但的确……”
顾瑾屿无奈地清清嗓子,在三人头上各敲打几下,“回归正题好吗,这件事,你们有什么打算。”
“QAQ瑾屿你好狠的心,这样的势头我也会像殷南一样傻掉的。”叶蓁揉揉头,“我觉得还是别参与啦。
“我查资料,别的,算了。”
“嗯,我也这么想,就是有点担心墨颜他们。”
“女孩子就是多愁善感啧啧。”
“切,知道消息后第一个跳起来的不是你!”
坐在角落的慕寒风轻轻笑着,“还真是有活力不是吗,可惜,怎么这么爱胡闹呢。”
看似安然无恙的时光,总会让人感怀岁月安好。暗夜星的灯光一直闪烁,犹如一双隐藏在镜片之后的眼睛,慕寒风看着指针悠悠转到四点,起身走出咖啡厅。
熙攘的街头没有因为高温而失去往日的繁华,阳光温柔但有不可置疑的火辣的能量,慕寒风从口袋中掏出一根烟,优雅得体地点燃仿佛在进行一场精准的手术,他走至附近的警察局,对着局内的男子道:“开始了,欧阳若。”
欧阳若扶一扶墨镜,剑眉凌厉却有几分柔情,“寒风,辛苦了。”右手手臂上的绷带紧紧锁着肌肉,那里蕴含着强大的爆发力。
慕寒风眯眯眼,白皙的手伸至墨镜前,轻巧地取下墨镜,对上那双错愕的来不及收拢凶狠的琥珀色眼睛,嘴唇微张,丁香小舌亲昵地舔吻欧阳若的眉间,“在我面前,不要伪装一切。”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