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瓷

喜欢的已是沉溺,路过的不过感慨。

三年,三周

教室门上贴着的月考座位表已经摇摇欲坠,仅余一角死死粘在门上,偶尔起风,便生出无限褶皱,似乎只需轻轻一扯,便能结束单薄的坚持。现在是11点50分,距离最后一场化学考仅1小时40分钟。
顾祈晗挫败地把头埋入试卷中,纷纷扬扬的模拟卷是学校从不吝啬的。蓝色笔迹一点点填满空格,犹如蓝色的碎痕爬满头顶的一线天。
这破败的时光,用笔迹分割的时光,支离破碎。
四周皆是刷刷的书写声,像秒针的滴答声般谱写着岁月老去。
不过,总有人是特殊的,顾祈晗忙里偷闲,余光扫向一旁的男生,他正抱着校服睡得乐不可支,被蹂躏成一团的校服看上去很舒服的样子。这个家伙可真是悠闲……
说不嫉妒必定是骗人的,但有时候真的已经无法嫉妒,失去了力气……或许是失去了资格。本就不是一类人,谈何比较?
这不是既生瑜何生亮,也许用张飞和诸葛亮相比较才更加恰当,噗。毕竟是学霸,像自己这样的学渣,总之认命了。
顾祈晗苦笑着摇摇头,草草地结束了手头的试卷,从层层叠叠的资料中翻出答案校对,“A,A,B,D,D……”口中默念,终于在倒数几题时语调微变,“又是推断题错了。”红笔优雅地划着曲线,白底红纹,衬着那个叉格外突兀。她锁紧了眉头,目光聚焦在错题上,快速在草稿纸上罗列物质,根据实验现象一一消掉。手起笔落,仍然得不出正确答案,虽然面上波澜不惊,却咬紧了下唇,指甲在草稿纸上缓缓划出几道裂痕。
该死的……还是不行吗?
只要是自己做不出的题目就会有一种一定会考到的诡异感觉。
顾祈晗犹疑片刻,目光紧张地盯着讲台上批改试卷的班主任,左手轻轻拉扯旁边学霸的衣角:“ 男神……啊不,林疏,这道题目你看……”
下课铃骤起,像是石子投入一潭死水,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活了过来,细细的低语从各个角落断断续续地传出,衣肩摩擦之声络绎不绝。
顾祈晗这个角落倒是依旧宁静,最多的喧哗不过是几阵通过玻璃窗的间隙肆意游走的风和一声又一声不厌其烦的问话。好吧,好吧,还有顾祈晗一颗未按照正常功率运转的心脏。也没什么的,对吧?
不过是踏着疲惫的初三,踩着不规律的步伐,暗自进行的追逐罢了。
“林,疏!咱们能有一个下课是清醒的吗?”
顾祈晗面前的光线遮掩了三分之一,她下意识抬头看向阴影物,“那个,我想,他应该是晚上没睡好……”
不过是下意识的维护而已,不过衬着何天略显八卦的微笑,顾祈晗有些小紧张。这该死的心跳,就不应该说话的,脸有些微红,慌乱地转身拿起笔,顾不上那道未解决的题目,她现在只想也只能专注地做题。
何天明显不想放过这个细节,略微感慨,果然是初三的压力太大,连自己这么伟岸的男子都开始做些小女子做的事情了,果然是无趣的紧了。“晗晗啊,你知道他没睡好?”
“……”总觉得会有很大脑洞在里面,哼,不搭理。
“你刚刚不仅仅是在问问题吧,放心,哥哥懂的。”明显何同学已经调戏上瘾,戏谑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游走,顾祈晗有些招架不住,把头埋的更低,古怪的是,心中除了无奈不平,似乎……还夹杂着一丝窃喜。
啧啧,暗恋者的心理真是太诡异了。
“唉,像林疏这种人都有女朋友了,我这个孤家寡人还真是寂寞啊寂寞。”来自不作死就不会死的何天同学。
“哦?你很寂寞啊,陈老板似乎又要发试卷了呢。”终于有第三方势力加入了这场单方面的谈话,林疏慢慢支起身子,扶扶眼镜,淡淡瞟一眼何天,“像我这种人……怎么样了?”
“不不不,大哥你可棒了,你是世界第一好汉,来,晗晗,唱首《好汉歌》给大爷助兴。”
顾祈晗满脸黑线地看着何天装疯卖傻求支援,十分愉悦地决定看戏,“不如你来段《威风堂堂》?只要前只几秒就可以了。”落井下石什么的,果然必须点赞。
林疏只笑笑便不再说话,安静地拿出英语课本背诵单词。
不可抑制的小失望,其实,《威风堂堂》什么的还是想听男神唱啊。
不知道何天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大概是因为对着两只闷骚八卦实在是无趣,待顾祈晗察觉到周围的声音仅剩中规中矩的朗读声时,何天早已不知所踪。
她瞟一眼手表,离午餐时间还有5分钟,手中的科学试卷早已被蹂躏的不成样子,皱巴巴的犹如班主任眼角的纹路,为了一帮熊孩子不断增加的鱼尾纹。
摩挲着手指上的几颗老茧,放下笔,呆呆地盯着讲台,顾祈晗感受的是无限的恐惧和慌乱。她记得,半小时前,上面还放着一杯香味浓郁的黑咖啡,即使盖上瓶盖也无法阻止那苦涩的气息充盈教室。
她记得,初一时,陈老师笑着说,咖啡这种东西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的,能不喝就不喝吧。
可现在,几乎每个人的书桌中都安静地放置着一杯不加糖不加奶的黑咖啡。她不止一次看见林疏皱着眉灌下半杯然后面不改色地继续学习。
这就是我们的初三,疯魔中夹杂着理智,似乎一切存在的意义就是学习和成绩。
那一句话说的,不疯魔不存活。
“吃饭去吧。”林疏放下手中的书本,偏侧着头,淡淡说道,“那家伙就是不正经,别在意。”
何必解释呢,顾祈晗笑着点点头,本来就没有人当真。
“下次遇到那家伙胡说八道你就绕道好了,整天没个正行,真不知道中考怎么办……”
“他还好吧,挺聪明的。”
“从小就这样,还真是受不了。”
一路上话题都围绕着何天,到底是没有交集的世界,唯一的共同话题还是另一个男生。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要靠近我呢,顾祈晗一下一下踢着脚下的石子,眼神乱瞄,偶尔附和几句,吐槽的力度和平时的大相庭径。
她迷惑地抬起头,这样的情形很诡异,她知道自己很不喜欢,她宁肯在角落偷偷观望,也不要这样不尴不尬地吊着。
林疏的耳垂有些微红,虽然是在和她说话,但明显可以看出,眼神一直在搜寻着什么,整个人不自然地散发一种焦躁变扭的气质,顾祈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可总是没根据地觉得男神不是为了自己而攀谈的,更像是在吸引谁的注意力,传说中的直觉啊。
但总往左边看,难不成是外班的女生?【男左女右的排队方式是全校通用的】
胡思乱想中,倒也没有想象中的难过,本来嘛,喜欢他就是自己的事,没打算得到回应。
只不过有些贪婪而已。
从教室到食堂的路程其实挺短的,穿过整个操场罢了。
跑的快的甚至只需2分钟,顾祈晗想起视午饭为性命的某些男生,不禁咋舌,夏日偶尔的凉风习习就是他们的杰作。
走入食堂,林疏便默契地走开了,脚步不徐不慢,面色坦然。他挤入一堆男生之间,仗着自己长手长脚的优势很快便取得两份饭菜,退后几步,不断向四处张望,好像在找人。原本沉寂如冰山的面庞滑下些许汗液。
就像是融化了一样,顾祈晗心里一乐,面色微红,低着头快走几步,假装认真地等待前面的同学拿好饭菜。
“晗晗!你怎么还没吃呢,快快快,前面那个,别磨磨蹭蹭的行不!”
顾祈晗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刚刚的谈论对象路过,张扬欢脱的性格是这家伙永远的标志,能不能装作不认真他,顾祈晗认真地思考可行性,她很敏锐地发现前面的同学身子一僵,然后飞快地拿着菜盒走了。
算了,她俯下身随意地拿起菜盒,最好能被这家伙感染的活泼一点吧,看男神整天和他在一起,说不定就是喜欢这样的呢。
还是有点小希望的啦,已经打入敌人内部获得有利情报了嘛。
刚想直起身打个招呼,才发现何天已经被男神慢慢拖走了,他手中赫然是男神刚刚拿的另一盒饭菜。
哎,本来以为是给……她望着自己手里的菜盒勾勾嘴角,就当没期待过。
“疏疏~就知道你最好了,来,亲一个。”
“我只是拿多了。”
是啊,拿多了三学期而已。
她脚步不停向前,但身后越来越微弱的声音却不断传人耳中,刺激着鼓膜,一震一震的。
果然女人都不是什么大方的生物,即使知道不过是朋友间的小打小闹,也会暗地里眼睛发酸。其实很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自己都不喜欢的自己,也不怪男神心许他人。
“晗晗,想什么呢,快点吃啦,等会还要复习呢。”对面的苏晚轻声提醒,湿漉漉的眼睛担忧地看着她,“是不是上午没有考好?没关系啦,还有机会的。晗晗你二中没问题的。”
顾祈晗抬眼看一眼桌上散发着余热的饭菜,有些反胃,别人都想着学习啊,“嗯。”终止一切胡思乱想,快速扒饭,但仍然忍不住
——如果是男神坐在对面,会不会提醒我呢?
忽然就红了脸,还是不要的好,吃饭姿态不好是会呼吸的痛。
吃完这索然无味的一餐,顾祈晗慢慢走回教室,多亏苏晚的提醒,她暂时将男神抛之脑后,开始头疼即将到来的化学考试,还有1小时的复习时间。啧,好像什么都不用做了,但又觉得什么都没做过,最后发现什么都来不及做了,她沮丧地低下了头。
一阶一阶,麻木的双腿机械地运动着,忽然,她听见楼层上传来打闹的声音,肉体相碰撞的声音格外清晰,在楼梯间隐约还有回声不断。
“混蛋,你给我起来!”几分恼怒几分羞涩,特意压低的音量。
“小天乖,别闹了。”熟悉的声线,清冷但温柔,“让我抱一会,等会要考试了,我紧张。”居然有些撒娇的情愫。
顾祈晗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不愿意承认,内心波涛起伏,表面却不动声色。现在是午休时间,大部分同学都在教室里午休,过道上似乎只有他们三人。顾祈晗轻手轻脚地走上几层台阶,在扶手处探出脑袋,身体尽量蜷缩着挡在扶梯之后,确保不会被察觉。
“痛痛痛痛痛!你小子能下嘴轻点吗?!小爷的嘴皮子……唔,你,唔,妹夫……”
紧接着的是闷闷的笑声,让人感同身受的愉悦。
顾祈晗面色一僵,浑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她颤抖着蹲下,双手环住自己,好冷,好累……一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竟然有一种被背叛的伤感。“你还真是自以为是。”她轻轻地对自己说。面容却依旧是一片沉静。
她转过头,呆呆望着被窗框分割成一块一块的蔚蓝天空,正午的阳光到底是太刺眼,总有流泪的冲动。顾祈晗跌跌撞撞地走下楼,又仿若幡然醒悟一般,往回走。楼道上早已经是空无一人,好生寂寥。
“晗晗!你在这里做什么?陈老师正找你呢!”苏晚急匆匆地跑下来,拉起她就跑,“刚刚你男神主动要求去找你呢,怎么样,高兴吗?!”
“嗯。”早知道就再慢点上来了,这样,还可以再自欺欺人。
顾祈晗坐在座位上,向左边望一眼,林疏依旧是沉沉入睡,除了嘴角略微勾起,的确和平时毫无差别。
可是我怎么就看见了那个弧度呢,真是讨厌的感觉。她摇摇头,埋头进入复习资料的汪洋大海。
有什么东西,就这样埋进去,不断腐烂。
之后的时光,总有点懵懵懂懂,一步一顿地走到考场座位,一笔一划地填满试卷空格,然后长长地呼一口气,感受微风和着阳光的柔和。
“考完了呢。”
顾祈晗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瞅着黑板上的倒计时,视线慢慢勾勒数字的轮廓。
终于,把三年变成了三周。
END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