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瓷

喜欢的已是沉溺,路过的不过感慨。

酷拉皮卡三十题3

梦中梦
“酷拉皮卡,晚安。”妈妈微笑着熄灭了床头烛火,替酷拉皮卡盖好被角。
“晚安,妈妈。”稚嫩的声音糯糯地回应,并渐渐化为绵柔的呼吸声。
酷拉皮卡感受到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眼前的朦胧黑暗转变为黑色的夜空,若不是微妙闪烁的星光,他想自己无法区分两者。
不过还是有区别的,他想,在黑暗中是没有虫鸣的。
他感受到身下是柔软的草地,背后有苍天大树,清风漫步。而眼前,却是一片火光。
这里是什么地方呢?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只因为,是梦吗?
他可以听见不断传出的惨叫声,呻吟声。更甚者,有血肉剥离的撕裂声。
究竟,是什么?酷拉皮卡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现在的自己不应该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经历过吗?
不是应该……没有那段回忆吗?
“呵呵,你终于承认了,这是……回忆。”酷拉皮卡僵硬地感受到自己的身子被一件大衣包裹着,他抬起头,直面上男人白皙的脸,浮动的黑发,黑曜石般的眼睛,眼神中的戏谑。
“你…...库洛洛。”
“噗,你现在的声音真是可爱,因为意识在幼年所以……嘶,你干什么?”库洛洛捂住被重击的嘴角,有些恼火,他没想到会在这时被攻击。
果然是不能小觑的对象,进入了我编织的幻梦还有如此自主的意识。
少年安静地低头,望着逐渐变成灰烬的村落,慢慢的,有泪水滑落。
回不去的,是梦。妈妈,也是梦。
那么什么才是现实,什么才是我理应存在的地方,什么才是真正的世界。
绯红眼妖艳的色泽浸润着血泪。
最残酷的,最想要逃避的,就是现实。
真是抱歉呢。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