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瓷

喜欢的已是沉溺,路过的不过感慨。

【HP】从七月重来(一)

西里斯相关
cp未定
1v1

暑假大概已经过了几个星期了,又或许是几天。至少,从百货商厦陈列的模特装束中不难了解到,这个夏天正在度过它最炎热的几天。格里莫广场11号的居民偶尔于阴森破败的建筑内向外瞟一眼,不意外是与黑暗荒芜联系着的空无人烟。他们不喜欢这里,太偏僻又太安稳,若不是房屋的廉价和无可奈何的生活,他们愿意在喧闹繁华的街道旁消磨一天,二手的音像店不会缺少让人慵懒享乐的玩意儿。总好过被垃圾围在这座房子里,一起腐烂。
在11号和13号之间的空地上,一声爆响划破了使人昏昏欲睡的沉寂,高高瘦瘦的身影在夜幕中若隐若现。在桔色路灯的朦胧下,大概可以看清道道皱纹和花白的眉须,做工精巧的天蓝色长袍一角沾有暗红的血迹。老人的脸色轻松自然,手中把玩着一瓶密封的细颈长瓶,里面浑浊的银白色胶体缓慢地蠕动着,有丝丝缕缕的银丝团在其中沉浮。“不错的收获,”他低声自语,虽有浅浅笑意但眼神肃穆,右手抽出魔杖向空中一点,一只原本蜷缩在灌木丛中的小猫惊叫着逃跑,“不能冒任何风险,否则我就不得不再给小天狼星一个养小猫的任务了。”他向布满苔青的墙隙间走去,眨眼间消失。
“梅林啊,教授您终于来了,哦,当然,我知道您不会迟到的,但是,呃,妈妈总会有些担心。”邓布利多微笑着看着眼前的男巫有些尴尬地摸摸自己的鼻尖,这大概是韦斯莱家族特色了,如果是他们家的小儿子,大概可以看到不亚于发色的通红脸色,“走吧比尔,不能因为我这个老年人的步伐蹒跚而耽误了会议。”他们并肩穿过昏暗的前厅,枝形吊灯显然并不打算为这里的客人服务,只是幽幽亮着。
“顺带一提,你的发型不错,耳坠也很有品味。”
“可是妈妈并不喜欢,不过我想我可以保留这个到结婚前夜。您知道,那天我无法反驳她任何决定。”
一个矮子的妇人身影从活板门内钻出,“如果你打算用邓布利多来说服我的话……不如想想你们之间的差距……”她抬起头,严厉地蹬了一眼儿子的长发,似乎恨不得用目光将其削减殆尽。
比尔耸耸肩,虽然妈妈有些唠叨,不过还是一位好母亲,不像……他的目光在那些被帘幕死死遮住的肖像上流转几秒。可怜的小天狼星,他心中默念。
三人进入活板门后的客厅,这里现在被作为会议室。
邓布利多挥动魔杖移来一把高脚椅,他拿起桌上乱七八糟的文件,神情有些疲惫,似乎它们正在慢慢吸收这位老者的精力,“我想他已经开始寻找了,那件武器。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停止目前的进度,只不过……另个分支罢了。”他用余光瞥到斯内普一闪而过的神情,低声道:“我们都意识到已经拖了太久……该结束了。只不过我们追求的结局不同罢了。”他放下文件,以惯用的手势和眼神慢慢扫视着周围,蓝色的眼睛将锐利隐藏在镜片后,徒余锋芒。
很安静。每个人似乎都在思索着什么,每个人都欲言又止。
“斯内普,最近有什么消息吗?”邓布利多选择了这个突破点。
斯内普点点头,目无表情地看着邓布利多的眼睛,缓缓道:“黑魔王并没有完全信任我,我能感觉到,他似乎更加青睐那群因久蹲监牢而日益疯狂的食死徒……呵,比如布莱克家的某位表姐。”他似乎是不经意地将目光移向小天狼星所在的位子,又继续坦然自若地汇报:“我想我会适时透露一些东西给黑魔王,我有分寸。”
“是啊,我们就在这里赞同地听你如何向黑魔王透露我们的情报。说不定他开心了会给你一些黑暗的小赏赐不是吗。”低沉而愤怒的字句似乎从嗓子底一下一下蹦出来,慢慢散开在沉寂的气氛之中。
小天狼星挑衅地瞪着斯内普,“不要用一种你一直在出生入死的语气说话,好像我们……”
“我就看到某人安适地蜷缩在自己的卧室里。”斯内普做出讥笑的表情,是啊是啊,例行的日常又开始了,他这样想着,“似乎你原地打个滚的难度和同巨怪搏斗一样。”
小天狼星眼神稍黯,他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一无所有。他只能看着鼻涕精硕大的鼻孔得意洋洋地晃动而做不了任何凤凰社的工作。“该死。”
莫丽有些紧张地瞥了邓布利多一眼,虽然知道他们不对盘但的确没想到可以在每一次会议上都吵起来,况且这次邓布利多出席了……她清清嗓子,宽慰地拍拍小天狼星因为沮丧而耷拉的双肩。“我想你还是可以帮忙一起做些打扫,哈利就快来了,我想……”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教子就像一支强力兴奋剂,小天狼星毫不客气展现自己英俊笑容的魅力,就像招展的花朵接触到清晨第一缕阳光。
斯内普在嘴角扯起嘲讽的笑意,默不作声地将目光中移开。
“也许我可以试着再命令一下克利切……但我想效果不会太好。”他抱歉地对邓布利多笑笑,“不好意思教授,我想我刚刚有些失控了,但如果您可以允许我出去的话……”
“你很清楚我不会这么做的,”邓布利多温和地抬手打断了小天狼星的发言,“我对大扫除的进程更为感兴趣一些。”
小天狼星耸耸肩,他早该想到的不是吗,“那或许您会接受去我的卧室参观的邀请。”
“当然,听说是一个布满了格兰芬多气息的房间,我很期待。继续吧,米勒娃,让我听听你们的成果。”
会议有条不紊地继续着,小天狼星高涨的情绪似乎有力地调动了大家的思维。“说真的他不会是想重温格兰芬多王子的年代吧……”又一次在小天狼星的微笑注视下面染红晕的女傲罗喃喃自语。
大约一小时后,活板门被打开了,莫丽挥动着魔杖让一盘盘施了保温咒的菜肴飞至餐桌,“亚瑟,去喊一下孩子们。”亚瑟温柔而无奈地笑笑,指一指楼上的动静:“可我想他们已经知道了。”
一阵喧闹声从楼梯间传下来,还夹杂着几声爆炸声,“天,韦斯莱的把戏?!该死我明明已经没收了。”
小天狼星哈哈大笑,朝莫丽眨眨眼,“大概你需要一小时一次的飞来飞去。不过我觉得那些玩意儿没什么不好。”他耸耸肩,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黄油啤酒。
“你可是哈利的教父,布莱克!”莫丽有些恼怒地瞪一眼悠然自得的大狗,“你需要教导他正确的观念,而不是一手的鬼把戏!哈利不是詹姆!”
小天狼星顿了顿手中的啤酒杯,遗憾地发现其中只剩余一些泡沫,“我知道怎么做对哈利好”,他抬起头,眼神有不耐烦和认真:“梅林啊,我有那么多年时间在阿兹卡班思考这个问题。比我脱离这里……更久。”他甚至带了些笑,:“你看,在你批评了我和我的朋友之后,我甚至没有跳起来给你念一个倒挂金钟。我自认为已经成熟不少。”
邓布利多柔声地打断这个男人越来越慎人的语调,“小天狼星,时间的紧迫使我无法享用莫丽准备的晚餐,你不如考虑一下我们的约定。”
“我很乐意,教授,这边请。”他点亮了阶梯的灯,头也不回地走去。
卢平轻轻抿一口啤酒,叹出口微微暖气,“相信我,莫丽,小天狼星比谁都爱他。”
因为他已经错过了那么多。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