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瓷

喜欢的已是沉溺,路过的不过感慨。

怜渚圣诞节段子

龙崎怜没想到自己的圣诞夜会在这种情况下度过……情势微妙的有些不尽如人意,虽然不能说自己完全不开心,毕竟遇见了老同学但是……
还!是!不!对!劲!
可怜闷骚的人面对这一切的发生毫无回击之力。
如何有风度而不失美学地那个人明白自己的心思是龙崎先生在这种圣诞夜晚会上主要思考的问题,为此,他不慎用胳膊肘碰翻了试图去和一位金发可爱男孩敬酒的女士的酒杯,不小心用修长而裹在西装裤中的腿挡住了去邀舞的交际花的去路……“唉,”他干涩的喉咙不由自主地溢出一句叹气,说真的,这里的中央空调不比家中炉火来的温暖。
为什么就没有一本书教教这个呢。
独坐在沙发上半天没挪位并不断打扰别人去路的龙崎先生自然被关注了。灯光漫不经心打在的那个地方,几个被喧闹男女围拢的俊朗男子时不时往那个角落飘去一眼。
“渚,他真的没事吗,看起来动作不太协调。”
“不自由。”
白皙泛红的皮肤在金灿发丝下明暗如丝,嘴角绽开的笑意抒发着不符合年龄的烂漫,又有一点属于成年人的慵懒意味。手指轻握酒杯,在唇边擦过,“小怜的脾气,就是那样吧,嗯哼?”几乎是调笑一般的,叶月渚朝沙发那边微举酒杯,绯红双目轻挑,眼神被酒精拨弄着略有迷离之色。圣诞快乐,他慢慢用口型描摹出祝福,他知道那人会看懂,他一直知道。
似乎是有绳子在牵动着木偶,龙崎怜红色的眼镜略滑下鼻梁,掩饰什么似的用手扶正后,望着圣诞树,举起搁置在一旁许久的酒杯,眼神却坚定望向中央的圣诞树,耳语一般。
“圣诞快乐,渚。”
圣诞快乐,我的爱人。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