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瓷

喜欢的已是沉溺,路过的不过感慨。

【HP】从七月重来(三)


三、壁炉
距离邓布利多的上次拜访已经一星期了,也许他真的很忙,和伏地魔差不多行踪诡秘。这也意味着,小天狼星被关在总部做着大扫除的日子已经一星期了。这让他几乎失去反抗的激情,梅林的胡子,也许应该向魔法部要求调几个人来打扫卫生 他能肯定那帮饭桶比起铁甲咒更擅长小精灵的工作。他可怜的教子正一个人待在那户愚蠢的麻瓜中受罪,但他却帮不上忙。凤凰社的人并不定时进出使他根本没办法逮个人详细问问哈利的情况,他们总是说,会有人负责看着的,会有人。
“如果几个星期算很快的话我肯定会给邓布利多一箱比比多味豆做圣诞节礼物。”他漫不经心地用魔杖点了点肮脏的壁炉,嘟囔着,“从未见过一个巫师是在家庭清洁咒上恢复自己的力量,也许我应该建议伏地魔去打扫一下他的房子,别像主人一样丑陋。”
“啪嗒,啪嗒。”有什么正在撞击着窗户,随着积灰和苔藓的掉落,小天狼星可以看清那是一双猫头鹰的爪子。来找他的猫头鹰?肯定是海德薇,可怜的哈利……他迅速打开窗户,海德薇雪白的羽毛染了些灰。“辛苦了,我知道这很危险,所以……哦别!”他迅速捂住被狠狠攻击的右手食指,眼神中却藏着笑意。“please,calm.”他取下信,草草看了几眼。我就知道我应该告诉他一切!如果他们再不派人去接他我就炸了这座破宅子!“海德薇,我很抱歉,你知道寄信不安全,但只要他来了,我保证,我保证会告诉他。你是个不错的朋友。”他咧嘴一笑,然后陷入阴沉。
小天狼星带着海德薇走向罗恩的房间,“喂它点吃的,我想它累坏了。”出门后随便推进一间灰暗的屋子,狠狠地向破旧的壁炉施咒,炉火发出幽幽的黑紫色光。这颜色倒挺古怪的,他瞟了一眼。这里应该是布莱克夫妇的房间,可笑,放了两张单人床的夫妻卧室。
“只是因为血脉……干。”他疾步走出房间,重重地甩上门。要检测自己的地位很简单,但他现在并不想这么做,也许以后会有机会,但至少不是现在。“克利切!”他低吼一声:“锁住布莱克夫妇的卧室,不许别人进去。”
苍老的小精灵仓促地出现在眼前,手中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偷偷摸摸地准备藏起来,那浑浊的眼珠不掩盖一丝厌恶,“那当然,那当然,绝对不允许小杂种脏了女主人的卧室……”它肯定施了一个强有力的咒语,可以观察到当魔法输出时克利切的舒爽和狠意。
嗤,小天狼星轻哼一声,走下楼去,没心情看克利切是怎样表现自己对女主人的爱戴尊重。
也许罗恩说得对,这该死的家伙还是挂在墙上比较讨喜。
“大脚板,来吃点莫丽的点心吧。”卢平舒适地靠在躺椅上,壁炉中欢快的火焰跳动在他们眼前。
看来自己的变形术没有退步,至少让壁炉变得舒服多了。
小天狼星点点头,不可抑制地回想起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他从未期盼过那种温暖的气息能在自己童年的噩梦中重现。那会很奇怪,但眼前的事情平淡到幸福。“嘿,月亮脸,你还记得……”
“等战争结束,我们可以一起去那里看看,来一点黄油啤酒?”
“当然。”
卢平轻柔而微微沙哑的声音从壁炉旁飘来:“大脚板,我能猜到邓布利多和你谈了一些……你不喜欢的事情。”他有些怪异地瞅了瞅自己破旧的长袍,“但你不能回避这些,因为你不是无用地待在这里。也许,你的事情更加危险。”他担忧地注视着小天狼星。
“我想我可以帮你邮购一堆新长袍,如果你不想把自己搞的和这房子这么搭配。”小天狼星嘟哝着坐到卢平身边,“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接哈利?你看,已经发生那种事情了,如果是尖头叉子总会应付地很好,我相信哈利不会有事情但……”
他有些语无伦次,长发轻轻颤抖着,“老实说,有时候我觉得那就是詹姆,可明显哈利更需要被保护。”
卢平微笑地看着他,憔悴的脸色掩盖不了温和的笑意,“我能明白,他们真的很像,虽然哈利有时候更像莉莉。”
“他比尖头叉子那时候成熟多了。”
“是啊,没我们那时候那么傻。”
他们沉默着坐在壁炉旁,气氛并不沉闷。有一个和你经历过一切并且依旧在身边的朋友,总是让人安慰。
卢平将手中的羊皮纸放在桌上,“我想邓布利多应该会在最近下决定,什么时候去接哈利,既然我们知道那里也并不安全了。”他似乎不想打破这平淡的下午。
“你说我会害怕吗?见到他。”
“我想你更多会是羡慕,大脚板。”
小天狼星忧愁地笑笑:“毕竟我被关在这里好久了。”他忽然发现话题又被绕回去了,谁敢和月亮脸谈判呢?他肯定是我们当中最聪明的。

当哈利进入这里的时候,小天狼星是有察觉的,他敏锐的神经清晰跳动着走向喜悦。逃出阿兹卡班的那年他曾以黑狗的形态在女贞路见过哈利。脚步声和那时一样……紧张不安,有愤怒和迷茫,但又多了些让人欢欣的节奏。
他弯起嘴角,哪怕斯内普还在用嘲讽的眼神挑衅也无所谓了。东方有句话,小别胜新婚,虽然不合适,但小天狼星想他很高兴又能守护着哈利,就像学期末时候守在他的病床前。
“也许你会表演如何安分地待在屋子里给哈利看,避免他再制造麻烦。”那个油腻的声音冷冷地在耳边滑过,一点点触动拍击着小天狼星。该死的鼻涕精,他在心底咒骂。右手轻抖,斯内普的袍子开始诡异地鼓动,就像有什么在乱窜,小天狼星满意地朝卢平眨眨眼,他发誓月亮脸会给他愉快的回应。
不过……有时候大脚板会失算。比如他现在失望地看着月亮脸帮斯内普解咒。几只僵硬的蝙蝠模型从斯内普袍子内掉出,那是韦斯莱兄弟前几天贿赂小天狼星用以换取肉瘤粉的报酬。
斯内普的脸因为愤怒而狰狞,“愚蠢的,格兰芬多的把戏!”他低吼着,将那些东西往莫丽手中一塞,举起魔杖对着小天狼星。
“好了各位,我想今天可以了……你们一定想见见哈利我也不希望把这个好不容易清扫干净的地方搞砸。”莫丽虽然个子矮小,但尖刻的女声完美地控制住了碰撞的气氛。她生气地看着小天狼星,“西里斯,我希望你可以阻止,好吧,别支持他们的鬼把戏!然后你们,”她举起魔杖点点那两个脸色恐怖的男巫,“如果不想去欢迎哈利而是选择在这里打上一架的话,我不介意把地下室的门打开!”
真是位迷人的有威严的女士。亚瑟在一旁耸耸肩,顺便好心地戳戳昏昏欲睡的蒙顿格斯,“嘿,我想哈利在等我们了。”
TBC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