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瓷

喜欢的已是沉溺,路过的不过感慨。

【HP】从七月重来(四)

四.哈利
小天狼星投降地举起双手,在暗地里做了个鬼脸,好吧好吧,现在的心情不能够被破坏,我应该学会无视斯莱特林一直以来的作风。
“卢平,麻烦你带着大家出去,我去接哈利下来。”韦斯莱夫人清清嗓子,恢复了平日里和蔼亲人的形象,她满意地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小天狼星然后在下一个瞬间提高嗓门。“亚瑟,和比尔一起把东西收拾好!别让孩子们看到!拜托,别再讨论麻瓜的发型时尚了,你必须知道那看起来……”她顿了顿,慈母的心思让她不想太打击孩子,压抑起满腔埋怨,韦斯莱夫人率先走出会议室。
凤凰社的成员在她之后鱼贯而出,昏暗的灯火下只能看到长袍绰约微动的影子。夹杂着因为拥挤而传出的碰撞声。“哦!真不好意思……”唐克斯扶起被撞倒的迪歌,如同跳着快步舞一般离开厨房。
“莫丽在成为母亲之后显得厉害多了,你知道,她刚毕业那会的样子。”金斯莱低声和韦斯莱先生说笑,“那时候整个格兰芬多都以为这会是一位温柔似水的姑娘呢。”韦斯莱先生取下眼镜,擦拭着镜片,耸耸肩:“我想乔治和弗雷德功不可没。”
他们目送着人群离去,消失在拐角。卢平赞叹道:“这可是七个孩子的母亲,大脚板,我还记得莉莉有了哈利之后……”
“就如同一头骄傲的喷火龙,顺便我怀疑尖头叉子的智商都用在换尿布上了。”小天狼星发出短促的嗤笑,“我那时候还得用一把飞天扫帚获得接近小哈利的资格。不过说实话,哈利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肯定是条绝佳的大黑狗,”他调皮地眨眨眼睛,提到那一段短暂的时光总使人心情愉悦,就如同每天早晨爬进了卧室的卧室。
显然这些对话完美刺激了斯内普,瞟一眼那人阴森的双眸和抽动的大鼻子,小天狼星幸灾乐祸地加大音量。想必这种人是不会受到学生喜欢的,他心想,满脑子折磨人的邪恶方法和丑陋的外表。
斯内普轻挥魔杖将羊皮纸整理好攥在手中,默不作声地走到小天狼星身边,假笑着低声道:“我真期待波特看到这个房子时候的表情,也许连他父亲都没有机会见识到……”斯内普勾起嘴角,神情讥讽地瞄了眼正在喷着灰蒙蒙烟雾的壁炉,“如此高贵纯粹的家族。”
小天狼星涨红了脸,一挥魔杖将烟雾变的火红,“喜欢格兰芬多的颜色吗?恶心的鼻涕精!”
不过在下一瞬间又被灰白侵蚀的红艳引出了斯内普清晰的嘲笑,“就算是因为血脉,你也不会被真正认同的,格兰芬多。”仿若情人间呢喃飘渺的嘶哑声线使最后的称呼格外恶毒,一条毒蛇正缠绕着叛经离道者的心脏妄图一口咬下。
小天狼星不得不承认斯内普说中了他一直担心的事实,所以他只能用沉默表现自己的大无畏。克利切的态度鲜明而有敌意,这似乎是整幢房子意念的喷发,它们在黑魔法中浸渍数辈,宛如张开大口的蛇,冷血不堪烈日。
而自己正在它的内部并试图降服它,小天狼星失笑,很难,就好像在阿兹卡班里说服自己相信詹姆已经离去一般……打破事物所依赖残喘的屏障。
“不管怎么样,不要违抗邓布利多的话,布莱克,哪怕你空洞的大脑无法承载其中所考虑的重重精妙。”斯内普已经大步流星地走至活板门前,他回头看了一眼,消失在门外。
鼻涕精永远知道如何让好心情毁于一旦。
可惜时光从来不会优待小天狼星,哪怕在此刻给他一个惆怅的机会,布莱克夫人又被吵醒了,声嘶力竭的嚎叫惊动了这幢房子中的每一个人,小天狼星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奔跑回击并且奋力拉上布帘。
“闭嘴,你这个可怕的老巫婆,闭嘴!”他自顾自地吼叫,企图驱散一直以来刻意忽视的阴暗孤寂,眼前肖像狰狞的面孔使他感到疲惫,这很不公平,说真的,这是他最不想让哈利知道的,可现在……
熟练地完成一切后,寂静和一直逃避的目光共同袭来。那是带着不可思议,惊喜,和疑惑的眼神。小天狼星一直以来想要捕捉的但绝不是现在,绝不是在这里的目光。
哈,感谢鼻涕精,让哈利刚到这里就接触了最肮脏的一面。小天狼星自暴自弃地耸耸肩,喘着粗气,撩开挡着眼睛的长长黑发,他转过身去,下意识板起脸。
梅林知道,他在生谁的气。
邓布利多,斯内普,还是他自己。
他只能压抑住自己的失落和被关在这里数个星期的不愉快,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他的教子了解更多,就像海德薇到来时他所承诺的那样,哈利不应该逃避一切,这可是邓布利多说的。当他结束这糟糕的一天,倒在自己熟悉的房间里,满鼻子黄油啤酒和腐败棉絮夹杂的气味,迷迷糊糊想起来。
他想知道,哈利究竟和他的老伙计有多像。可这有什么意义呢,哈利不可能是那个家伙的转世,小天狼星无法回答自己。也许可以明天去问问月亮脸,今天晚上他可是一直盯着自己,就好像……在怀疑探寻些什么。不过这个决定使小天狼星立刻回想起前些日子两人在火炉边的谈话。
“不管怎么样,我会保护好哈利的,老伙计。”小天狼星咧咧嘴,向四人照做了一个挥动魔杖的姿势,“邓布利多要我做的事,也是我唯一能为哈利付出的了。我们的老校长真是聪明的叫人害怕,怪不得纽蒙伽德的那位没能当上最危险的黑巫师。伏地魔可没有一个能坚强地守住爱的恋人。”
这个夜晚也许有很多人失眠了,但小天狼星变成黑犬后轻而易举地进入好眠,大概是因为狗的脑容量不足以负担复杂的情感,它们总通过兽类的直觉和判断完成每一件事情,而且完成的不赖。
第二天小天狼星特意提早了半小时起床时间,也许我会有机会给哈利做一份早餐,他看看表,心情颇好地穿上合适的衣物。哦梅林……我已经瘦到可以穿雷古勒斯的衣服了……他不雅地翻翻白眼,放弃在这件事情上纠结。
可惜等他下楼时,便看到哈利他们正辛苦地打扫着狐猸子,“看来我得改改晚起的习惯了,否则莫丽又要揪着我的耳朵嚷不负责任,然后把哈利抢过去做她的干儿子。说真的,韦斯莱家族已经够兴盛了。”他兴致缺缺地嘀咕着,并不动声色地替他们隔开几只没被麻药击倒依旧张牙舞爪的狐猸子。
一切似乎挺美好的,虽然环境并不宜人,但总归安全,大家忙着进行清洁,而克利切一如既往地疯疯癫癫,它开始经常性出没在小天狼星面前,浑浊的眼睛闪烁着奇怪的光芒。“快走开。”小天狼星合上从布莱克家族秘籍之中翻出的一本黯淡无光的笔记本,不耐烦地驱逐克利切,那个老巫婆忠实的走狗,他在心中暗骂一句,又将精力集中在笔记本上。
“心中勇敢的剑么……”小天狼星辨识着模糊的字迹,总觉得这个定义有些熟悉。也许是在魔法史课上听过?梅林,别开玩笑了,那课不会有人认真听的,他否定着摇摇头,思索起来。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