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瓷

大家看的开心 成年的我不坑文了

第五章的一个片段,因为6.18就码出来了

但我也不知道正文还在哪里【叹气】

在那个哈利将前往霍格沃兹的夜晚。
卢平坐在壁炉旁,以他一贯喜爱的姿势放松疲惫了许久的躯体,但他不得不让自己的神经紧绷一些,好防止老朋友犯错。“大脚板,我想哈利不会使用这个的,就像我无数次提醒的那样,他不是詹姆,相反,更像莉莉。”
“那么你也应该清楚我依旧会在你说完这些话之后将双面镜给他。”西里斯满不在乎地耸耸肩,他简直不想和教子分开,可他同样无法忽视哈利对这幢房子如出一辙的厌恶感。
卢平忧愁地皱起眉,“我真不喜欢你这样,打起精神来伙计,也许你应该多想想家族的事情,别太担心哈利,他可比你那时候成熟多了。”
长长的黑发遮住了西里斯的表情,他开始用一种平板的语调回话,很显然,这会是一个新的恶作剧开端。“嘿,你注意到了吗?”双面镜被稳稳地放在床头,“我想唐克斯喜欢上你了。”
卢平等大眼睛,一贯温和的面孔由于震惊而微微扭曲,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西里斯会选择这种毫不靠谱的疯话,“我不得不说你的陷阱很拙劣,我可不是詹姆!”
“亲爱的月亮脸,我可以用窗外那颗天狼星发誓。你不应该忽视唐克斯也是一个布莱克。”西里斯将长发撩开,露出调笑的表情。
布莱克,就是纯粹和疯狂,爱着极致的光明和高贵的黑暗。
西里斯咧嘴一笑,不怀好意地看着明显被吓呆的朋友。

【HP】从七月重来(三)


三、壁炉
距离邓布利多的上次拜访已经一星期了,也许他真的很忙,和伏地魔差不多行踪诡秘。这也意味着,小天狼星被关在总部做着大扫除的日子已经一星期了。这让他几乎失去反抗的激情,梅林的胡子,也许应该向魔法部要求调几个人来打扫卫生 他能肯定那帮饭桶比起铁甲咒更擅长小精灵的工作。他可怜的教子正一个人待在那户愚蠢的麻瓜中受罪,但他却帮不上忙。凤凰社的人并不定时进出使他根本没办法逮个人详细问问哈利的情况,他们总是说,会有人负责看着的,会有人。
“如果几个星期算很快的话我肯定会给邓布利多一箱比比多味豆做圣诞节礼物。”他漫不经心地用魔杖点了点肮脏的壁炉,嘟囔着,“从未见过一个巫师是在家庭清洁咒上恢复自己的力量,也许我应该建议伏地魔去打扫一下他的房子,别像主人一样丑陋。”
“啪嗒,啪嗒。”有什么正在撞击着窗户,随着积灰和苔藓的掉落,小天狼星可以看清那是一双猫头鹰的爪子。来找他的猫头鹰?肯定是海德薇,可怜的哈利……他迅速打开窗户,海德薇雪白的羽毛染了些灰。“辛苦了,我知道这很危险,所以……哦别!”他迅速捂住被狠狠攻击的右手食指,眼神中却藏着笑意。“please,calm.”他取下信,草草看了几眼。我就知道我应该告诉他一切!如果他们再不派人去接他我就炸了这座破宅子!“海德薇,我很抱歉,你知道寄信不安全,但只要他来了,我保证,我保证会告诉他。你是个不错的朋友。”他咧嘴一笑,然后陷入阴沉。
小天狼星带着海德薇走向罗恩的房间,“喂它点吃的,我想它累坏了。”出门后随便推进一间灰暗的屋子,狠狠地向破旧的壁炉施咒,炉火发出幽幽的黑紫色光。这颜色倒挺古怪的,他瞟了一眼。这里应该是布莱克夫妇的房间,可笑,放了两张单人床的夫妻卧室。
“只是因为血脉……干。”他疾步走出房间,重重地甩上门。要检测自己的地位很简单,但他现在并不想这么做,也许以后会有机会,但至少不是现在。“克利切!”他低吼一声:“锁住布莱克夫妇的卧室,不许别人进去。”
苍老的小精灵仓促地出现在眼前,手中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偷偷摸摸地准备藏起来,那浑浊的眼珠不掩盖一丝厌恶,“那当然,那当然,绝对不允许小杂种脏了女主人的卧室……”它肯定施了一个强有力的咒语,可以观察到当魔法输出时克利切的舒爽和狠意。
嗤,小天狼星轻哼一声,走下楼去,没心情看克利切是怎样表现自己对女主人的爱戴尊重。
也许罗恩说得对,这该死的家伙还是挂在墙上比较讨喜。
“大脚板,来吃点莫丽的点心吧。”卢平舒适地靠在躺椅上,壁炉中欢快的火焰跳动在他们眼前。
看来自己的变形术没有退步,至少让壁炉变得舒服多了。
小天狼星点点头,不可抑制地回想起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他从未期盼过那种温暖的气息能在自己童年的噩梦中重现。那会很奇怪,但眼前的事情平淡到幸福。“嘿,月亮脸,你还记得……”
“等战争结束,我们可以一起去那里看看,来一点黄油啤酒?”
“当然。”
卢平轻柔而微微沙哑的声音从壁炉旁飘来:“大脚板,我能猜到邓布利多和你谈了一些……你不喜欢的事情。”他有些怪异地瞅了瞅自己破旧的长袍,“但你不能回避这些,因为你不是无用地待在这里。也许,你的事情更加危险。”他担忧地注视着小天狼星。
“我想我可以帮你邮购一堆新长袍,如果你不想把自己搞的和这房子这么搭配。”小天狼星嘟哝着坐到卢平身边,“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接哈利?你看,已经发生那种事情了,如果是尖头叉子总会应付地很好,我相信哈利不会有事情但……”
他有些语无伦次,长发轻轻颤抖着,“老实说,有时候我觉得那就是詹姆,可明显哈利更需要被保护。”
卢平微笑地看着他,憔悴的脸色掩盖不了温和的笑意,“我能明白,他们真的很像,虽然哈利有时候更像莉莉。”
“他比尖头叉子那时候成熟多了。”
“是啊,没我们那时候那么傻。”
他们沉默着坐在壁炉旁,气氛并不沉闷。有一个和你经历过一切并且依旧在身边的朋友,总是让人安慰。
卢平将手中的羊皮纸放在桌上,“我想邓布利多应该会在最近下决定,什么时候去接哈利,既然我们知道那里也并不安全了。”他似乎不想打破这平淡的下午。
“你说我会害怕吗?见到他。”
“我想你更多会是羡慕,大脚板。”
小天狼星忧愁地笑笑:“毕竟我被关在这里好久了。”他忽然发现话题又被绕回去了,谁敢和月亮脸谈判呢?他肯定是我们当中最聪明的。

当哈利进入这里的时候,小天狼星是有察觉的,他敏锐的神经清晰跳动着走向喜悦。逃出阿兹卡班的那年他曾以黑狗的形态在女贞路见过哈利。脚步声和那时一样……紧张不安,有愤怒和迷茫,但又多了些让人欢欣的节奏。
他弯起嘴角,哪怕斯内普还在用嘲讽的眼神挑衅也无所谓了。东方有句话,小别胜新婚,虽然不合适,但小天狼星想他很高兴又能守护着哈利,就像学期末时候守在他的病床前。
“也许你会表演如何安分地待在屋子里给哈利看,避免他再制造麻烦。”那个油腻的声音冷冷地在耳边滑过,一点点触动拍击着小天狼星。该死的鼻涕精,他在心底咒骂。右手轻抖,斯内普的袍子开始诡异地鼓动,就像有什么在乱窜,小天狼星满意地朝卢平眨眨眼,他发誓月亮脸会给他愉快的回应。
不过……有时候大脚板会失算。比如他现在失望地看着月亮脸帮斯内普解咒。几只僵硬的蝙蝠模型从斯内普袍子内掉出,那是韦斯莱兄弟前几天贿赂小天狼星用以换取肉瘤粉的报酬。
斯内普的脸因为愤怒而狰狞,“愚蠢的,格兰芬多的把戏!”他低吼着,将那些东西往莫丽手中一塞,举起魔杖对着小天狼星。
“好了各位,我想今天可以了……你们一定想见见哈利我也不希望把这个好不容易清扫干净的地方搞砸。”莫丽虽然个子矮小,但尖刻的女声完美地控制住了碰撞的气氛。她生气地看着小天狼星,“西里斯,我希望你可以阻止,好吧,别支持他们的鬼把戏!然后你们,”她举起魔杖点点那两个脸色恐怖的男巫,“如果不想去欢迎哈利而是选择在这里打上一架的话,我不介意把地下室的门打开!”
真是位迷人的有威严的女士。亚瑟在一旁耸耸肩,顺便好心地戳戳昏昏欲睡的蒙顿格斯,“嘿,我想哈利在等我们了。”
TBC

【HP】从七月重来(一)

西里斯相关
cp未定
1v1

暑假大概已经过了几个星期了,又或许是几天。至少,从百货商厦陈列的模特装束中不难了解到,这个夏天正在度过它最炎热的几天。格里莫广场11号的居民偶尔于阴森破败的建筑内向外瞟一眼,不意外是与黑暗荒芜联系着的空无人烟。他们不喜欢这里,太偏僻又太安稳,若不是房屋的廉价和无可奈何的生活,他们愿意在喧闹繁华的街道旁消磨一天,二手的音像店不会缺少让人慵懒享乐的玩意儿。总好过被垃圾围在这座房子里,一起腐烂。
在11号和13号之间的空地上,一声爆响划破了使人昏昏欲睡的沉寂,高高瘦瘦的身影在夜幕中若隐若现。在桔色路灯的朦胧下,大概可以看清道道皱纹和花白的眉须,做工精巧的天蓝色长袍一角沾有暗红的血迹。老人的脸色轻松自然,手中把玩着一瓶密封的细颈长瓶,里面浑浊的银白色胶体缓慢地蠕动着,有丝丝缕缕的银丝团在其中沉浮。“不错的收获,”他低声自语,虽有浅浅笑意但眼神肃穆,右手抽出魔杖向空中一点,一只原本蜷缩在灌木丛中的小猫惊叫着逃跑,“不能冒任何风险,否则我就不得不再给小天狼星一个养小猫的任务了。”他向布满苔青的墙隙间走去,眨眼间消失。
“梅林啊,教授您终于来了,哦,当然,我知道您不会迟到的,但是,呃,妈妈总会有些担心。”邓布利多微笑着看着眼前的男巫有些尴尬地摸摸自己的鼻尖,这大概是韦斯莱家族特色了,如果是他们家的小儿子,大概可以看到不亚于发色的通红脸色,“走吧比尔,不能因为我这个老年人的步伐蹒跚而耽误了会议。”他们并肩穿过昏暗的前厅,枝形吊灯显然并不打算为这里的客人服务,只是幽幽亮着。
“顺带一提,你的发型不错,耳坠也很有品味。”
“可是妈妈并不喜欢,不过我想我可以保留这个到结婚前夜。您知道,那天我无法反驳她任何决定。”
一个矮子的妇人身影从活板门内钻出,“如果你打算用邓布利多来说服我的话……不如想想你们之间的差距……”她抬起头,严厉地蹬了一眼儿子的长发,似乎恨不得用目光将其削减殆尽。
比尔耸耸肩,虽然妈妈有些唠叨,不过还是一位好母亲,不像……他的目光在那些被帘幕死死遮住的肖像上流转几秒。可怜的小天狼星,他心中默念。
三人进入活板门后的客厅,这里现在被作为会议室。
邓布利多挥动魔杖移来一把高脚椅,他拿起桌上乱七八糟的文件,神情有些疲惫,似乎它们正在慢慢吸收这位老者的精力,“我想他已经开始寻找了,那件武器。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停止目前的进度,只不过……另个分支罢了。”他用余光瞥到斯内普一闪而过的神情,低声道:“我们都意识到已经拖了太久……该结束了。只不过我们追求的结局不同罢了。”他放下文件,以惯用的手势和眼神慢慢扫视着周围,蓝色的眼睛将锐利隐藏在镜片后,徒余锋芒。
很安静。每个人似乎都在思索着什么,每个人都欲言又止。
“斯内普,最近有什么消息吗?”邓布利多选择了这个突破点。
斯内普点点头,目无表情地看着邓布利多的眼睛,缓缓道:“黑魔王并没有完全信任我,我能感觉到,他似乎更加青睐那群因久蹲监牢而日益疯狂的食死徒……呵,比如布莱克家的某位表姐。”他似乎是不经意地将目光移向小天狼星所在的位子,又继续坦然自若地汇报:“我想我会适时透露一些东西给黑魔王,我有分寸。”
“是啊,我们就在这里赞同地听你如何向黑魔王透露我们的情报。说不定他开心了会给你一些黑暗的小赏赐不是吗。”低沉而愤怒的字句似乎从嗓子底一下一下蹦出来,慢慢散开在沉寂的气氛之中。
小天狼星挑衅地瞪着斯内普,“不要用一种你一直在出生入死的语气说话,好像我们……”
“我就看到某人安适地蜷缩在自己的卧室里。”斯内普做出讥笑的表情,是啊是啊,例行的日常又开始了,他这样想着,“似乎你原地打个滚的难度和同巨怪搏斗一样。”
小天狼星眼神稍黯,他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一无所有。他只能看着鼻涕精硕大的鼻孔得意洋洋地晃动而做不了任何凤凰社的工作。“该死。”
莫丽有些紧张地瞥了邓布利多一眼,虽然知道他们不对盘但的确没想到可以在每一次会议上都吵起来,况且这次邓布利多出席了……她清清嗓子,宽慰地拍拍小天狼星因为沮丧而耷拉的双肩。“我想你还是可以帮忙一起做些打扫,哈利就快来了,我想……”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教子就像一支强力兴奋剂,小天狼星毫不客气展现自己英俊笑容的魅力,就像招展的花朵接触到清晨第一缕阳光。
斯内普在嘴角扯起嘲讽的笑意,默不作声地将目光中移开。
“也许我可以试着再命令一下克利切……但我想效果不会太好。”他抱歉地对邓布利多笑笑,“不好意思教授,我想我刚刚有些失控了,但如果您可以允许我出去的话……”
“你很清楚我不会这么做的,”邓布利多温和地抬手打断了小天狼星的发言,“我对大扫除的进程更为感兴趣一些。”
小天狼星耸耸肩,他早该想到的不是吗,“那或许您会接受去我的卧室参观的邀请。”
“当然,听说是一个布满了格兰芬多气息的房间,我很期待。继续吧,米勒娃,让我听听你们的成果。”
会议有条不紊地继续着,小天狼星高涨的情绪似乎有力地调动了大家的思维。“说真的他不会是想重温格兰芬多王子的年代吧……”又一次在小天狼星的微笑注视下面染红晕的女傲罗喃喃自语。
大约一小时后,活板门被打开了,莫丽挥动着魔杖让一盘盘施了保温咒的菜肴飞至餐桌,“亚瑟,去喊一下孩子们。”亚瑟温柔而无奈地笑笑,指一指楼上的动静:“可我想他们已经知道了。”
一阵喧闹声从楼梯间传下来,还夹杂着几声爆炸声,“天,韦斯莱的把戏?!该死我明明已经没收了。”
小天狼星哈哈大笑,朝莫丽眨眨眼,“大概你需要一小时一次的飞来飞去。不过我觉得那些玩意儿没什么不好。”他耸耸肩,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黄油啤酒。
“你可是哈利的教父,布莱克!”莫丽有些恼怒地瞪一眼悠然自得的大狗,“你需要教导他正确的观念,而不是一手的鬼把戏!哈利不是詹姆!”
小天狼星顿了顿手中的啤酒杯,遗憾地发现其中只剩余一些泡沫,“我知道怎么做对哈利好”,他抬起头,眼神有不耐烦和认真:“梅林啊,我有那么多年时间在阿兹卡班思考这个问题。比我脱离这里……更久。”他甚至带了些笑,:“你看,在你批评了我和我的朋友之后,我甚至没有跳起来给你念一个倒挂金钟。我自认为已经成熟不少。”
邓布利多柔声地打断这个男人越来越慎人的语调,“小天狼星,时间的紧迫使我无法享用莫丽准备的晚餐,你不如考虑一下我们的约定。”
“我很乐意,教授,这边请。”他点亮了阶梯的灯,头也不回地走去。
卢平轻轻抿一口啤酒,叹出口微微暖气,“相信我,莫丽,小天狼星比谁都爱他。”
因为他已经错过了那么多。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