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瓷

喜欢的已是沉溺,路过的不过感慨。

梅露可段子×2

魔法之国的空气带着微妙的甘甜,大概是统治者用了什么政策吧……不同于国门外的奥秘。
“如果喜欢的话,可以随意吃哟。”笑着将面前的茶点向对面的少女推进一步,“研究魔法什么的很辛苦吧。”
巨大的蓝色帽子随着腮帮子的鼓动而一颤一颤,溢出的银色发丝柔软光泽。明媚的阳光丝缕温柔,伴着微风拂过少女的裙摆。空气中默默延开茶点的甜美气息,混着春日的清新。
大概就是幸福。我告诉自己。
没想到……这个宛若梦境的时刻也会有实现的时候。
“诶,雾瓷君不吃点什么吗?”尤尔艾的反射弧似乎终于回过神来,抬起头,带着明媚笑容说道,“很感谢你带来的点心,鲁君平时都不怎么让我吃……呜。”
我摇摇头,伸个懒腰,歪着头对少女笑笑,“来的路上也吃到了不少美味的食物。遇到尤尔艾酱也是我的幸运。”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如果不见到你,有什么意义。“可惜明天就要离开了呢……”
尤尔艾舔舔嘴角的饼干屑,淡紫明眸做出苦恼的眼神,“真不想你这么离开……难道雾瓷君也是和优君一样的愈术士?所以才各处游走。”
举起桌上的红茶轻抿一口,掩饰此时内心诡异的笑声和忐忑。“不是的,我只是一个喜欢魔法的旅行者。”伸出手,指尖轻触少女的面颊,“我在旅途中认识了你的魔法……唔!”
忽然手被什么包裹着甩开,是魔法!我惊愕地看向街头的拐角,运气还真是守恒呢……
尤尔艾从惊讶中迅速回神,朝那人喊道:“鲁君你在干什么!怎么可以对雾瓷用攻击的魔法!他是我的朋友!”
少年气急败坏地跑来,有点气喘吁吁,:“师父说,你被陌生人,带走了,能不能,稍微让我放心点!”他像是被强盗夺走宝物的加墨先生,脸慢慢涨红,语调激动,:“你要对她做什么!”
真是青春的,恋爱的酸臭味。
无奈地揉揉微红的手腕,摆出无害的笑容,“没什么啦,只是被尤尔艾小姐的魔法天赋所吸引所以……”
尤尔艾气鼓鼓地用木杖敲了敲少年的脑袋,“鲁君,冲动是魔鬼!”
“哼!就算你这么说我也……”
我勾起嘴角,将背包重新系上肩膀。“尤尔艾,我还有些事情,很开心和你度过这个下午。”
“呜……是要离开了吗……”少女哭丧着脸,皱皱的小脸让人油然而生保护欲,“以后,以后还会遇见吧,我和优君他们遇到好几次了呢!”
少年在一旁吐槽“那不都是因为你乱跑。”
“最后送给我一个魔法吧,”笑着说出这个要求。
“嗯!希望雾瓷可以……每天都露出笑容!”
还真是符合尤尔艾风格的幸福的魔法。
我想,离开这里,没有任何后悔。

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来到这里……
对于满脑子都是甜点的少女来说,难道不该去那充溢着白巧克力香气的国度吗……?
悲伤啊悲伤,就像风里带来的气息一样,冷冷清清。
也许这里是梅露可世界最不治愈的地方了,我踏着一条崎岖的小径,盲目预言。
路旁低矮的灌木丛随着脚步的逼近而渐渐闪现不安的黑影,路边的野花开的烂漫,却像这个国家的标志那样,有一圈淡淡的黑边。
空荡荡的大脑内忽然闪过几张卡牌……“难道死者之国的人物天生带着黑眼圈?”不小心喃喃出口。
“噗,”空气被一阵清脆甜美的笑声扰乱了轨道,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身后忽然传来的热意,以及余光所涉及处,有着点点金色光芒。在死者之国的光系人物吗……
大概是因为我清楚自己所处之处的人物不会造成威胁,以至于在确定并非魔宠后就随意对待。甚至有点点激动,对于一个陌生人忽然在背后出现的事实。
少女慢慢走上前,宽大明显不合身的衣袍看得出阻碍了行走,而且隐藏着曼妙曲线。“你好,可爱的旅途者。”她笑着向我招招手,笼罩于身上的金色光芒渐渐消失,使我看不清她的面容,但可以不假思索地肯定,那是一抹暖心的笑意。
配得上,天真无邪。
不过刚刚……我似乎在她面前吐槽了这个国家……不管怎么样,她都会有些别扭吧。这样想着,我稍感尴尬,只能硬着头皮道:“你好,今天的天气……嗯,真不错吧哈。”好假,明明是昏暗的阴天。
她像是愣了愣,鼻音带着一丝不解,“诶……”随即便又是笑容,“虽然这个天气并不适合花儿生长,但的确,雨后会看到十分动人的场景呢!”
“是啊……那个,我是雾瓷……”不知道说什么来圆回这个糟糕的对话,迫不得已只能生硬地转移话题。
“雾瓷君笑一笑呀,我是布兰卡!”少女晃了晃手中的法杖,于空气中勾勒出一张稚嫩的笑脸。
“好厉害!”虽然早就有所听闻,但真实所见的震撼无法抑制。
“诶,谢谢,虽然我还是比不上妈妈……不过我的花儿也很喜欢看这样的表演呢。想去我的花园逛逛吗?今天是打算回家给隔壁姐姐过成人礼。”布兰卡笑着伸出手,细嫩的胳膊和宽大的袖口形成鲜明对比,少女白皙的皮肤如同凝脂。
我几乎毫不犹豫便同她去了镇上。
偷偷瞄一眼握着的双手。
是因为喜欢上了她的笑容吧
所以即使只有一天,也舍不得放开。

好喜欢爱笑和差生qwq
不过写的够差的233333

评论(2)

热度(4)